文|邱莞仁    攝影|林育緯    影音|鄒雯涵 許哲綱

這是一個雜貨店老闆躍升為北台灣最大大型遊戲機、夾娃娃機廠商的故事。

呂坤謀高中畢業後做過許多行業,最後經營雜貨店維生。90年代,台灣電子遊戲產業蓬勃發展,因有人在店裡寄放遊戲機台,他決心改行。

起初,呂坤謀跟人收購二手機台、做寄台生意,但遊戲的汰舊換新讓他發覺,影響市場的核心還是技術。他從日本進口中古遊戲機台與機板買賣,培養團隊開發機台,並代理日本電子遊戲商品。目前尚芳生產的機台7成出口歐美、日本,也成中國市占最高的投籃機生產商,兩岸年營收破5億元。去年9月,整合線上線下資源,推出投籃機電競,他說:「主動出擊才能抓住商機。」

頂著遊戲場內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尚芳國際興業董事長呂坤謀專注地站在投籃機前,身手矯健地投進數顆空心球,看不出他已是耳順之年。遊戲一結束,呂坤謀立刻拿出手機檢查,「哎呀,現在第一名是廣西柳州的這個玩家,他玩到20多萬分,我才第43名,今天很後面、很後面啦!」

呂坤謀小檔案
  • 出生:1958年生(60歲)
  • 家庭:已婚,育有2女
  • 現職:尚芳國際興業董事長
  • 學歷:成功高中
  • 經歷:尚芳食品平價中心經營者
  • 休閒:打高爾夫
  • 座右銘: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理由
  • 經營心法:主動出擊

 

投籃不是不流行,是看怎麼透過當下流行條件,賦予新的動力。

鏡頭前的呂坤謀笑來靦腆,就像鄰家大叔,他口中說的排名,是尚芳去年9月以微信為平台,整合線上線下、推廣市場的新武器,「玩家投籃前只要以微信掃描投籃機上的QR Code,不管在哪裡打,都可以進行全球的日排名、週排名、月排名。」

「投籃這件事不是不流行,是看怎麼透過當下的流行,改變它的風貌、賦予它新的動力。年輕人天天玩手機、經營社群,但你做的東西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產品離年輕人太遠,我們期待(電競)這樣的觀念,能夠讓市場開花結果,傳統產業也要被賦予新的概念,不然不可能做下去。」

去年9月,呂坤謀結合社交APP進行線上對戰。
去年9月,呂坤謀結合社交APP進行線上對戰。

線上對戰,打破了投籃機只能守在實體遊戲場的框架。呂坤謀說:「很多人常怪大環境,這點我不認同,環境是被動的,你不能等客人上門,最好的營運策略就是主動出擊。」

 

開平價商店一天收入跟一台彈珠台一樣,這對我衝擊感很大。

在中國投籃機市場市占第一的尚芳,1992年還只是一家在新北市土城,專做遊戲機機板進口的小工廠。2006年,看好台灣通過遊戲軟體分級管理辦法,呂坤謀陸續從日本進口及生產電子遊戲機,並自行研發休閒娛樂機台、街頭籃球機與兌幣機。

2007年,因應成本考量,呂坤謀在廣州與蘇州設立公司,2017年兩岸合併報表年營收破5億元,台灣占4億多元,是北台灣最大的大型遊戲機製造商,生產的投籃機、娃娃機7成外銷日本、歐美。

遊戲機生意做得風風火火,事實上,在成立尚芳前,呂坤謀本來是一家傳統雜貨店的老闆。

呂坤謀(右)來自嘉義六腳鄉,退伍後曾從事嘉義花生加工食品的買賣。(呂坤謀提供)
呂坤謀(右)來自嘉義六腳鄉,退伍後曾從事嘉義花生加工食品的買賣。(呂坤謀提供)
早年日本是電子遊戲機的發展重鎮,呂坤謀也飛到日本參觀遊戲展。 (呂坤謀提供)
早年日本是電子遊戲機的發展重鎮,呂坤謀也飛到日本參觀遊戲展。 (呂坤謀提供)

「我家是種田的,4、50年代,台灣務農收益相對不好,我出生幾個月,全家就從嘉義搬到台北做生意。」身為家中長子的呂坤謀,成功高中畢業後在父親要求下,進入父親開設的女用皮包加工廠上班,後來工廠經營不善倒閉,他索性回故鄉找機會,做起花生加工食品的批發生意。

「我的故鄉是嘉義六腳鄉,花生是當地最重要的農產品,我把人家做好的花生加工食品包成小包裝,再拿到雜貨店去賣,可這畢竟是等人家來跟我拿貨,競爭也很激烈,收入不太穩定,我就想,是不是應該自己開一家店?」

早年台灣的便利商店、超市並不普及,多是傳統雜貨店或平價中心。1987年,呂坤謀在中和連城路附近開設尚芳食品平價中心,與退休的父親、下班來幫忙的妹妹3人聯手經營,「都是做左鄰右舍的小生意,還是被動等人來買,收入其實不太理想,1天營業額才4、5,000元。」

進入90年代,台灣電玩產業蓬勃發展,平價中心也成了遊戲機進駐的場所,一日有人到呂坤謀的店裡寄放彈珠台,沒想到一台遊戲機的營業額超過一日店面營收。

「打彈珠很簡單,玩一次10元,換算打進幾個洞,可以跟店家換禮品。」呂坤謀苦笑:「當年開一間雜貨店,要80萬到100萬元資本,雜務還很多,忙一天下來,1家店30坪大,收入跟1台彈珠台一樣多,這對我的衝擊感跟挫折感很大,真的3天睡不著覺。」

 

以為遊戲機插頭拔掉就沒事,結果一摸,整個人彈飛出去。

於是呂坤謀開始收購中古機器,早上經營平價中心,下午跑雜貨店做起寄台的生意,「我以前送花生,現在送機台,其實沒有太大差別。那時生意真的非常好,一台中古機器3,000元,我前前後後買了快20台,從中和往南勢角走,一路到政大拉一條線,都是我擺的機器。」

螢幕式的電子遊戲機使用顯像管,維修機台時呂坤謀曾被高壓電電飛。
螢幕式的電子遊戲機使用顯像管,維修機台時呂坤謀曾被高壓電電飛。

呂坤謀創業不假他人,修理機台也自己摸索,「我以前連直流電跟交流電都分不清楚,不會修就去重慶南路(書街)翻書,被電個幾次就懂了。」

「譬如螢幕式的電子遊戲機裡面裝顯像管,接的是高壓電,我以為插頭拔掉了就沒事,結果一摸,哇!我整個人往後彈飛出去。」呂坤謀說得口沫橫飛,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血淚創業故事在他說來彷彿搞笑喜劇。

但遊戲再好玩還是有生命週期,1年後彈珠台退燒,呂坤謀因成本不符,也停止寄台工作,直到1年後第二代彈珠台推出,才重操舊業,這也讓他體悟到,影響市場的關鍵,不是在哪寄台、寄台數量多寡,而是遊戲機台的技術。

早期日本是電子遊戲機的發展重鎮,台灣超過9成的遊戲機都從日本進口,呂坤謀也跟著同行赴日參觀遊戲展,「後來我父親年紀也大了,我就把開了10年的平價中心收起來,開始做日本中古機板、機器的買賣。」

當時台灣最流行的電子遊戲機是小蜜蜂、小瑪麗、打磚塊及快打旋風,「遊戲機裡面是固定配線,只要更換主機板,遊戲就會改變,不用打掉重練,所以我開始買賣機板。」呂坤謀說。

 

日本人很龜毛,機台邊邊摸起來有點鋒利,可能就被退貨了。

不過,台灣早期的電子遊戲場常牽扯到賭博電玩,社會觀感不佳,直到2006年台灣通過遊戲軟體分級管理辦法,認可遊戲產業,呂坤謀才決心長期投入。他想,與其進口二手貨,不如自行研發,「台灣市場很小,一旦市場不景氣,業者一定得往外走,你想做外銷手上卻沒有自己的東西,那是不可能的,別人不可能給你那麼高的利潤。」

他以早期進口的中古機台為師,陸續研發機台,推出大型的休閒娛樂機台、夾娃娃機與街頭籃球機,目前內外銷比重為3比7,產品主要銷往歐美日。其中,以夾娃娃機單項產品來說,尚芳在台灣生產的夾娃娃機因品質穩定,產品超過8成銷往日本,「日本人很龜毛,像這個機台的邊邊摸起來有點鋒利,你的產品可能就被退貨了。」

呂坤謀(右)研發的休閒娛樂機台,超過7成外銷歐美日。
呂坤謀(右)研發的休閒娛樂機台,超過7成外銷歐美日。

至於東南亞與中國市場,則從廣州尚瑩、蘇州尚旺2家公司負責,並取得日本電子遊戲大廠SEGA與BANDAI NAMCO原廠經銷代理權。

為了避免遊戲侵權,呂坤謀也培養團隊研發、繪製遊戲主角,從機台的外部造型到內部的遊戲設計,採一條龍式生產,並因應業者需求陸續推出兌幣機、彩票計算機。

指著1台名為機器人的桌上型彩票計算機,呂坤謀指出,過去遊戲場以人工計算顧客獲得的彩票數量兌換獎品,不僅耗損人力,也容易造成誤差,他研發的彩票計算機一天可計算上百萬張彩票,並能自動裁剪、減少垃圾量。

為了避免遊戲侵權,呂坤謀(左1)培養團隊研發、繪製遊戲主角。
為了避免遊戲侵權,呂坤謀(左1)培養團隊研發、繪製遊戲主角。

呂坤謀說:「台灣人為什麼能做遊戲機?因為遊戲機的本質就是一台電腦,遊戲機裡的風扇,就是電腦風扇,馬達、機電零件都是台灣的強項。」

過去1年,台灣街頭的夾娃娃機遍地開花,呂坤謀說,有人認為這是因為台灣景氣不好,夾娃娃機店才多,民眾只要靠小錢就能買小確幸,但他認為這句話只對了一半,「景氣不好,小確幸會讓很多人想去做,這是必然的。可是如果景氣好,業者願意投入很多經營,那麼這個產業的生命週期就會很長,所以這句話在我看來是對也不對。」

 

既然我帶一群人,我就要對這群人負責、要替公司找出路。

除了固守遊戲本業,近年呂坤謀也延伸打擊面,跨入餐飲業,設計推出自動點餐機、自動萃茶機與咖啡機,賣進飯店與連鎖咖啡店市場。

除了自產自銷,呂坤謀也代理日本遊戲機台。圖為尚芳進口的跳舞機Mai Mai。
除了自產自銷,呂坤謀也代理日本遊戲機台。圖為尚芳進口的跳舞機Mai Mai。
尚芳研發的彩票計算機單日可計算上百萬張彩票,成功賣進新加坡。
尚芳研發的彩票計算機單日可計算上百萬張彩票,成功賣進新加坡。

帶著我們走在遊戲場內拍攝,有的遊戲機台呂坤謀才剛剛玩過,便轉頭對工作人員說:「你這個機器要叫技術人員來,它的按鍵有問題,接觸也有問題。」謙稱自己近年因年紀大了,手眼不協調,已鮮少玩遊戲機的呂坤謀,一摸到遊戲機台還是保持高度敏銳。

從雜貨店老闆變北台灣最大的大型電子遊戲機生產商,呂坤謀說:「我很幸運能進到這個產業,既然我帶一群人,我就有責任,我要對這群人負責、要替公司找出路。」

尚芳生產的夾娃娃機因品質穩定,超過8成銷往日本。
尚芳生產的夾娃娃機因品質穩定,超過8成銷往日本。

站在夾娃娃機前,呂坤謀一臉緊張地操作,他說:「年輕時我非常喜歡玩,所有我賣的產品我都會玩。」但拍攝這天,試了十多次,看著仍是空空如也的夾子,生產夾娃娃機的董仔,也只能望娃興嘆。

後記:有女萬事足

30歲結婚的呂坤謀,在早年的台灣屬於晚婚一族。記者問起戀愛過程,他有些害羞、不願多談,唯獨說起女兒不同。

呂坤謀透露,剛成立公司時,原本以女兒之名將公司命名為「姿瑩企業社」,後來孩子漸漸長大,他不想給女兒太大的壓力,才沿用早期經營平價中心的名字,將公司改為尚芳。如今,一個女兒遠嫁日本,半年才見一次面,但只要一說到女兒,言談間仍是流露滿滿的父愛。

提起2個女兒,呂坤謀(左1)言談間流露滿滿的父愛。(呂坤謀提供)
提起2個女兒,呂坤謀(左1)言談間流露滿滿的父愛。(呂坤謀提供)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