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05.11 03:00

【台灣老店】繡出神威 府城光彩繡莊

文|陳筱晶    攝影|吳貞慧    影音|梁莉苓

人穿衣服有名牌,神明衫也有名牌,讓台灣刺繡工藝躍上紐約時裝週的府城光彩繡莊,創辦人林玉泉出身台南,鹽工父親不願兒子吃苦,16歲就送他到繡莊學藝,盼他將來當頭家;父母早逝,50年前,他開店靠借錢跟會,連娶妻都是分期付款,憑著手藝與勤奮,曾是台灣最大佛櫥桌裙供應商。

大家樂瘋迷全台時,光彩繡品熱賣,後不敵陸貨低價品,滯銷庫存上百萬元;不捨父親孤軍抱病撐店,大女兒林婕瑀加入經營,靠參賽打響名聲,轉攻高價精品繡,近年在女兒堅持下,他半推半就與時裝潮牌合作,父女聯手讓老店繼續發光。

正午時分走進台南祀典武廟旁的光彩繡莊,1位年輕人進門催:「你那圖要早點畫好喔!」老闆林玉泉忙招呼先後上門的4組客人,每個訂單費時2、30分鐘討論後,再以草稿確認。直到下午2點半,他還沒空吃午餐。

 

市價十倍 神明精品衣

台南是台灣最早開發地,清朝織工移入帶旺府城織繡業,尤其祀典武廟、開基武廟周邊繡莊林立,佛道祭典、民俗喜事都少不了神明衣、八仙彩、桌裙等繡品助興。

「會做(刺繡)的,台南市應該我是最老。」從16歲拜師學藝算起,今年77歲的林玉泉,刺繡資歷超過一甲子,人稱「府城老繡才」。以二尺神明衣來說,大量製作的售價2萬元到6萬元,但府城光彩繡莊的訂製服要價20萬元起跳,有如神明衣中的精品。

開天炎帝神明衣,1位師傅製作需時3個月,價值20萬元。
開天炎帝神明衣,1位師傅製作需時3個月,價值20萬元。
為神明出巡遮陽除穢的36官將涼傘,1位師傅製作需時2個月,價值20萬元。
為神明出巡遮陽除穢的36官將涼傘,1位師傅製作需時2個月,價值20萬元。

瑤池金母跑天庭,地藏王菩薩、東嶽大帝下地府,關公天庭地府都要跑,「天庭地府、男裝女裝我全都會做。」他笑談,「因為這裡的神太多。運氣不好,要求神,運氣好,要謝神,所以我們現在工作都供不應求。」

追問哪些廟宇有穿?出乎意料,買家多是地方廟堂信徒,原來大廟神明不一定有穿衫,再者多由信徒供奉,廟方不過問神明衣來歷,信徒也不跟繡莊透露要送哪間廟。

 

布板當床 苦到棄學逃

回台南工作的林玉泉,透過相親與小6歲的黃清月結連理,妻子婚後也入行做刺繡至今,擅長繡臉譜。
回台南工作的林玉泉,透過相親與小6歲的黃清月結連理,妻子婚後也入行做刺繡至今,擅長繡臉譜。

林玉泉出身台南市安南區鹽田,家裡7個孩子他排行第4,鹽工父親1人要養9張嘴,他年幼也要曬鹽,烈日下踩水車、挑鹽擔,一遇下雨,鹽溶掉就沒了。身兼鹽田鎮安宮委員的父親不願兒子看天吃飯過苦日,見他愛動手修理家具,知道刺繡生意好,盼他「學師仔做頭家」。初中畢業後,師承百福(現更名為誠福)繡莊師傅嚴訓祥,嚴是戰後最早來台的福州師傅之一。

當時拜師學藝,洗碗打掃都得做,早上8點做到晚上10點,白天學習的布板,晚上變床板。「學不住,有一天跑回去。」徒步2個多小時回鹽田老家,遭父親大罵,他不敢再唱反調,只得認分用心學,觀察各個師傅畫草稿、鋪棉花、繡蒼線(有金屬光澤的合成繡線,比一般繡線更粗)。

立體繡設計取決「一形、二體、三色」。形要看草稿,草稿畫不美,做起來就不美。二體就看棉花高低起伏,棉花的拿捏成型最難,太硬縫時不好下針,太軟線押下去就扁掉。第三看配色,由六彩蒼線展現,符合人物主題的神情。

做刺繡眉角多,從平面繡打基礎,龍、對稱圖案及鱗片,學會這4樣約要10個月,才能進階做變化。林玉泉熬過3年4個月,學成出師。

台北繡莊工資高,且包吃包住,待役期間,他北上錦村、乾華繡莊做師傅,工資三分之二寄回家。無奈父母在他當兵前相繼離世,「當兵時放假,我沒女朋友,也沒厝,都代替人家站衛兵賺錢。」退伍當天,昔日為家的台鹽宿舍遭收回,無家可歸的他馬上回台北繡莊工作。

【立體繡製作流程】1.畫草稿:以廣告顏料或粉筆打草稿。
【立體繡製作流程】1.畫草稿:以廣告顏料或粉筆打草稿。
【立體繡製作流程】2.上架鋪棉花:將布面拉緊,取適量棉花拿捏成型,以棉線固定棉花。
【立體繡製作流程】2.上架鋪棉花:將布面拉緊,取適量棉花拿捏成型,以棉線固定棉花。
【立體繡製作流程】3.縫金蒼:取金、銀、桃紅、藍、綠、黑6色蒼線,依主題決定配色。
【立體繡製作流程】3.縫金蒼:取金、銀、桃紅、藍、綠、黑6色蒼線,依主題決定配色。
【立體繡製作流程】4.上漿縫裡布:以糨糊加水均勻塗抹,使繡線、蒼線固著,日曬風乾後再縫內裡,作品會更挺、更耐放。
【立體繡製作流程】4.上漿縫裡布:以糨糊加水均勻塗抹,使繡線、蒼線固著,日曬風乾後再縫內裡,作品會更挺、更耐放。

台北待了2、3年,想著「要回家鄉,落地歸根」的林玉泉,回到台南誠美繡莊當師傅,也把小他一輪的小妹林秋菊帶在身邊學刺繡。已晉升「阿泉師」的他,應對客人氣定神閒,比老闆還會招攬生意,「大家都以為我是頭家,所以我就想辦法來做頭家。」

當刺繡師傅的俐落身影,在準丈人眼中留下好印象。第一次相親就成功結連理,他戲稱老婆是被他騙來的,「我那時逐項嘸(什麼都沒有),有人要嫁我就好啦。」他靠跟會籌資結婚,「我做生意分期付款,娶某也分期付款。」

 

大家樂瘋 生意強強滾

謹記父親「做頭家」的期許,50年前他向丈人、堂姊各借3,000元創業。沒錢做店面,租屋客廳當家庭工廠,雇10位女工做起代工生意。當時台灣家庭流行佛櫥(可供奉神明及祖先的壁櫥,占用空間比神桌少),家具工廠向他進貨佛櫥用桌裙,訂單接不完,他自誇「那時我差不多全省包一半。」

彼時沒熱水器,晚上洗澡得用瓦斯爐燒大鍋水,林玉泉等水熱時又回頭坐著畫稿,卻常畫到打盹。想睡又不敢睡的妹妹林秋菊,怕他沒注意,水燒乾會引發火災,「我都等到水燒好叫他起來去洗,結果水放下去,他都洗到睡著。」

早期靠火車送貨高雄,回台南返程坐過頭,到了台南北邊的新營驚醒,往南坐到高雄路竹又驚醒。後來買中古車,竟在高速公路路肩上補眠,「警察來開單把我叫起來。」

即使睡不飽,林玉泉仍堅持自己送貨,因為「見面三分情」,親自出馬方便討論價格,當時生意一樁接一樁,最遠曾騎摩托車3小時到枋寮。

代工利潤低,他賣給批商1,000元頂多賺200元,但批商轉手就賣1,500元,「你那麼好賺,我那麼歹賺?」1982年他跟會籌錢,在永福路上租起店面開設「光彩繡莊」做零售。

「人生就要光彩,我們做彩,光彩也很好。」林玉泉很滿意自己取的店名,「我們要表現好,讓人家認定好。」談起自己交陪生意不喝酒,「吃一點點(酒)臉會紅,好像吃很多,形象不好。」

光彩繡莊開張後,趕上80年代大家樂風潮,大家瘋求神,中獎了趕緊買東西來謝神,當時客人很少討價還價,生意最好時曾二天二夜沒闔眼。

 

不敵陸貨 參賽打名聲

「道教的生意最好做。」他指出,神明繡品淘汰率很高,一尊神像放100年不會壞,衣服卻要換4、50件,因為香燻到黑就得換,旗子一揮,破了髒了也要換,「現在感覺我爸爸很有眼光。」

好景不常,開放兩岸間接貿易後,大陸製繡品低價競爭,台灣貨滯銷。女兒林婕瑀說:「父親不能讓師傅來沒工作做、沒錢領,所以那時做一堆存貨。」她清點庫存嚇一跳,光是八仙彩的成本就高達100萬元,加計桌裙等繡品,最慘澹那2、3年,「我們就囤積2、300萬元的存貨跑不掉。」

市場開放衝擊,繡莊業者不是歇業,就是轉型。1998年,林玉泉拿店裡既有的商品去參賽,獲得第一屆府城傳統民間工藝傳統刺繡類第3名,心想「這麼美的東西,不能只有做給神明,應該做一些讓人家可以收藏。」

林玉泉連年參賽,漸漸打出知名度,還登上日亞航機上雜誌封面。基隆一位同名同姓林玉泉帶著報紙慕名而來,讓他感覺好光榮。

林玉泉與台南市文資處合作授課,教導家齊高中流行服飾科學生研習手工立體刺繡。
林玉泉與台南市文資處合作授課,教導家齊高中流行服飾科學生研習手工立體刺繡。

林玉泉有1子2女,兒子對刺繡沒興趣,只有大女兒林婕瑀願意學。通過林玉泉認證的有6位高徒,包括鹿港開寅福繡莊的蘇仕倉、以個人工作室方式教刺繡及接訂單的李俊毅,清一色是男生,「這跟拿捏棉花需要力氣有關。」

老人家看得開:「傳給別人還是等於傳承,現在時代不一樣,政府會寫歷史,你的師傅是林玉泉,我也是歷史留名。」近年,繡莊開設個別指導一年保證班,也與台南市文資處合作團體授課,讓傳統刺繡開枝散葉。

 

繡上潮服 不好也得好

林婕瑀原本在台中法律事務所做業務,因父親確診糖尿病,2001年返家陪伴,分擔工作量。「他喜歡玩傳統的,可是我喜歡玩很多變化的。」她不愛拜拜,希望繡品不只做宗教用品,也能延伸到禮服、手提包、繡花鞋,更將老店工藝牽線現代文創。

台灣設計師周裕穎2016年在紐約時裝週發表《到此一遊》系列,服裝運用的手工刺繡就是出自府城光彩繡莊。圖為秀場外街拍。(翻攝JUST IN XX)
台灣設計師周裕穎2016年在紐約時裝週發表《到此一遊》系列,服裝運用的手工刺繡就是出自府城光彩繡莊。圖為秀場外街拍。(翻攝JUST IN XX)

2014年,台灣知名設計師周裕穎想將香奈兒設計師Karl Lagerfeld彩繡在牛仔布上,打給多位老師傅都遭拒,「阿泉師是唯一沒有say no的。」

林玉泉坦言看不慣,「最早我很反對。那種服裝,潮派的,那個我做不太合。」但女兒堅持要做,「乾脆做出來,給他看到,他就沒話講。」父女一度冷戰,他無奈:「厚,看了很怪,也是要接受,不好也得好。」

傳承父親好手藝的林婕瑀(右)比起傳統更愛創新。搭配宋代詩人蘇轍《種蘭》,她以蒼線、繡線2種不同效果表現陽光輝映下的蘭花。
傳承父親好手藝的林婕瑀(右)比起傳統更愛創新。搭配宋代詩人蘇轍《種蘭》,她以蒼線、繡線2種不同效果表現陽光輝映下的蘭花。

為了走出去,他仍支持女兒的決定,半推半就慢慢嘗試「多元化」。後來,周裕穎前進紐約、上海時裝週,和故宮攜手館藏文物跨界創作,林玉泉都出手相挺。

拿出客戶訂製的新娘紅蓋頭,他特別加做一幅,「這個要給我孫女,多做一蕊花。」一針一線繡好後,慢條斯理準備上架。「改良的架子我不喜歡用,」林玉泉堅守傳統工法,「何必為了省一點點時間,做簡單一點,我們不需要。」

時間其實是寶貴的。年近耄耋的他笑談「命是撿到的」,年初血糖飆高送急診,去年身體動大手術,更別提刺繡傷眼力,視網膜剝離、白內障都遇過,趁手術也把老花眼治好了。

「嫁著這,就要做一世人。」妻子黃清月感嘆,因為林玉泉沒有退休的念頭,即使頭髮已花白,還堅持繼續刺繡,人生在世,就要努力綻放光彩。

顧客這麼說:老闆會畫稿 好溝通

幼時隨家人來武廟,就知道這間繡莊,一直憧憬廟會活動,自己有經濟能力後,與朋友合力供奉一尊神明,希望自己的神明穿得體面漂亮,共慶堂前後共購買100多萬元。

台南繡莊很多,能自己畫草稿、不靠樣板的師傅不多了。我喜歡比較傳統的工法,他懂我想做的,比較好溝通,也可以在內容上做調整,有些繡莊不願意配合。

共慶堂總幹事 陳典寬 33歲

共慶堂總幹事 陳典寬 33歲。
共慶堂總幹事 陳典寬 33歲。
府城光彩繡莊
  •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永福路二段186-3號
  • 電話:(06)222-62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