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筱晶    攝影|吳貞慧    影音|梁莉苓

出身台南鹽田,林玉泉的父親是看天吃飯的鹽工,盼他拿針線、別挑鹽擔,將來做繡莊頭家。他16歲拜師學藝,起初一度放棄逃回家,父親大罵,只好認份回頭繼續學習,熬過1,200多個日子學成出師。

林玉泉出身台南市安南區鹽田,家裡7個孩子他排行第4,鹽工父親一人要養9張嘴,他年幼也要曬鹽,烈日下踩水車、挑鹽擔,一遇下雨,鹽溶掉就沒了。

身兼鹽田鎮安宮委員的父親不願兒子看天吃飯過苦日,見他愛動手修理家具,知道刺繡生意好,盼他「學師仔做頭家」。初中畢業後,師承百福(現更名為誠福)繡莊師傅嚴訓祥,嚴是戰後最早來台的福州師傅之一。

林玉泉直言,鋪棉花是台灣立體刺繡最難的功夫。
林玉泉直言,鋪棉花是台灣立體刺繡最難的功夫。

當時拜師學藝,洗碗打掃都得做,早上8點做到晚上10點,白天學習的布板,晚上變床板。「學不住,有一天跑回去。」徒步2個多小時回鹽田老家,遭父親大罵,他不敢再唱反調,只得認分用心學,觀察各個師傅畫草稿、鋪棉花、繡蒼線(有金屬光澤的合成繡線,比一般繡線更粗)。

立體繡設計取決「一形、二體、三色」。形要看草稿,草稿畫不美,做起來就不美。二體就看棉花高低起伏,棉花的拿捏成型最難,太硬縫時不好下針,太軟線押下去就扁掉。第三看配色,由6彩蒼線展現,符合人物主題的神情。

棉花的拿捏成型,要靠經驗、技術和力道。
棉花的拿捏成型,要靠經驗、技術和力道。

做刺繡眉角多,從平面繡打基礎,龍、對稱圖案及鱗片,學會這4樣約要10個月,才能進階做變化。林玉泉熬過3年4個月,學成出師。

台北繡莊工資高,且包吃包住,待役期間,他北上錦村、乾華繡莊做師傅,工資3分之2寄回家。無奈父母在他當兵前相繼離世,「當兵時放假,我沒女朋友,也沒厝,都代替人家站衛兵賺錢。」退伍當天,昔日為家的台鹽宿舍遭收回,無家可歸的他馬上回台北繡莊工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