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筱晶    攝影|吳貞慧    影音|梁莉苓

解嚴後市場開放,中國商品低價搶市,原本炙手可熱的生意變滯銷,庫存累積2、300萬元。林玉泉苦尋出路,拿店內繡品參賽,漸漸打出名聲,轉攻客製化高單價收藏品。

好景不常,開放兩岸間接貿易後,大陸製繡品低價競爭,台灣貨滯銷。女兒林婕瑀說:「父親不能讓師傅來沒工作做、沒錢領,所以那時做一堆存貨。」她清點庫存嚇一跳,光是八仙彩的成本就高達100萬元,加計桌裙等繡品,最慘澹那2、3年,「我們就囤積2、300萬元的存貨跑不掉。」

1998年第一次比賽就得等,激起林玉泉(中)的榮譽感,此後連年參賽拿獎。(林玉泉提供)

市場開放衝擊,繡莊業者不是歇業,就是轉型。1998年,林玉泉拿店裡既有的商品去參賽,獲得第一屆府城傳統民間工藝傳統刺繡類第3名,心想「這麼美的東西,不能只有做給神明,應該做一些讓人家可以收藏。」

林玉泉連年參賽,漸漸打出知名度,還登上日亞航機上雜誌封面。基隆一位同名同姓林玉泉帶著報紙慕名而來,讓他感覺好光榮。

林玉泉有1子2女,兒子對刺繡沒興趣,只有大女兒林婕瑀願意學。通過林玉泉認證的有6位高徒,包括鹿港開寅福繡莊的蘇仕倉、以個人工作室方式教刺繡及接訂單的李俊毅,清一色是男生,「這跟拿捏棉花需要力氣有關。」

得獎後聲名大噪,林玉泉的刺繡傳統工藝登上日亞航機上雜誌封面。(林玉泉提供)

老人家看得開:「傳給別人還是等於傳承,現在時代不一樣,政府會寫歷史,你的師傅是林玉泉,我也是歷史留名。」近年,繡莊開設個別指導一年保證班,也與台南市文資處合作團體授課,讓傳統刺繡開枝散葉。

府城光彩繡莊與台南市文資處合作,走入校園傳承刺繡文化。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