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筱晶    攝影|吳貞慧    影音|梁莉苓

大女兒林婕瑀回家接班,年輕一輩的新潮觀念,林玉泉起初很抗拒。為了走出去,他漸漸接受與潮牌設計師跨界合作,父女聯手將傳統刺繡工藝送上紐約時裝週。

林婕瑀原本在台中法律事務所做業務,因父親確診糖尿病,2001年返家陪伴,分擔工作量。「他喜歡玩傳統的,可是我喜歡玩很多變化的。」她不愛拜拜,希望繡品不只做宗教用品,也能延伸到禮服、手提包、繡花鞋,更將老店工藝牽線現代文創。

林婕瑀喜歡創新,以小兒子照片發想,製作結合刺繡的獨一無二手提包。
林婕瑀喜歡創新,以小兒子照片發想,製作結合刺繡的獨一無二手提包。

2014年,台灣知名設計師周裕穎想將香奈兒設計師Karl Lagerfeld彩繡在牛仔布上,打給多位老師傅都遭拒,「阿泉師是唯一沒有say no的。」

林玉泉坦言看不慣,「最早我很反對。那種服裝,潮派的,那個我做不太合。」但女兒堅持要做,「乾脆做出來,給他看到,他就沒話講。」父女一度冷戰,他無奈:「厚,看了很怪,也是要接受,不好也得好。」

為了走出去,他仍支持女兒的決定,半推半就慢慢嘗試「多元化」。後來,周裕穎前進紐約、上海時裝週,和故宮攜手館藏文物跨界創作,林玉泉都出手相挺。

拿出客戶訂製的新娘紅蓋頭,他特別加做一幅,「這個要給我孫女,多做一蕊花。」一針一線繡好後,慢條斯理準備上架。「改良的架子我不喜歡用,」林玉泉堅守傳統工法,「何必為了省一點點時間,做簡單一點,我們不需要。」

時間其實是寶貴的。年近耄耋的他笑談「命是撿到的」,年初血糖飆高送急診,去年身體動大手術,更別提刺繡傷眼力,視網膜剝離、白內障都遇過,趁手術也把老花眼治好了。

「嫁著這,就要做一世人。」妻子黃清月感嘆,因為林玉泉沒有退休的念頭,即使頭髮已花白,還堅持繼續刺繡,人生在世,就要努力綻放光彩。

周裕穎2016年前進紐約時裝週發表2017春夏作品,同樣找林玉泉合作。圖為秀場外街拍。(JUST IN XX提供)
周裕穎2016年前進紐約時裝週發表2017春夏作品,同樣找林玉泉合作。圖為秀場外街拍。(JUST IN XX提供)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