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筱晶    攝影|吳貞慧    影音|梁莉苓

謹記父親「學師仔做頭家」的期許,林玉泉向丈人、親戚借錢創業,連娶妻都靠跟會來「分期付款」。後從代工批發轉作店頭零售,適逢1980年代大家樂風行,生意好到睡不飽,證明父親眼光沒錯看。

台北待了2、3年,想著「要回家鄉,落地歸根」的林玉泉,回到台南誠美繡莊當師傅,也把小他一輪的小妹林秋菊帶在身邊學刺繡。已晉升「阿泉師」的他,應對客人氣定神閒,比老闆還會招攬生意,「大家都以為我是頭家,所以我就想辦法來做頭家。」

當刺繡師傅的俐落身影,在準丈人眼中留下好印象。第一次相親就成功結連理,他戲稱老婆是被他騙來的,「我那時逐項嘸(什麼都沒有),有人要嫁我就好啦。」他靠跟會籌資結婚,「我做生意分期付款,娶某也分期付款。」

26歲的林玉泉,臉龐清秀、自信十足,第一次相親就娶得美嬌娘。(林玉泉提供)

謹記父親「做頭家」的期許,50年前他向丈人、堂姊各借3,000元創業。沒錢做店面,租屋客廳當家庭工廠,雇10位女工做起代工生意。當時台灣家庭流行佛櫥(可供奉神明及祖先的壁櫥,占用空間比神桌少),家具工廠向他進貨佛櫥用桌裙,訂單接不完,他自誇「那時我差不多全省包一半。」

彼時沒熱水器,晚上洗澡得用瓦斯爐燒大鍋水,林玉泉等水熱時又回頭坐著畫稿,卻常畫到打盹。想睡又不敢睡的妹妹林秋菊,怕他沒注意,水燒乾會引發火災,「我都等到水燒好叫他起來去洗,結果水放下去,他都洗到睡著。」

早期靠火車送貨高雄,回台南返程坐過頭,到了台南北邊的新營驚醒,往南坐到高雄路竹又驚醒。後來買中古車,竟在高速公路路肩上補眠,「警察來開單把我叫起來。」

即使睡不飽,林玉泉仍堅持自己送貨,因為「見面三分情」,親自出馬方便討論價格,當時生意一樁接一樁,最遠曾騎摩托車3小時到枋寮。

代工利潤低,他賣給批商1,000元頂多賺200元,但批商轉手就賣15,000元,「你那麼好賺,我那麼歹賺?」1982年他跟會籌錢,在永福路上租起店面開設「光彩繡莊」做零售。

「人生就要光彩,我們做彩,光彩也很好。」林玉泉很滿意自己取的店名,「我們要表現好,讓人家認定好。」談起自己交陪生意不喝酒,「吃一點點(酒)臉會紅,好像吃很多,形象不好。」

當年店內生意好的光景,林玉泉常常畫稿畫到睡著。(林玉泉提供)

光彩繡莊開張後,趕上1980年代大家樂風潮,大家瘋求神,中獎了趕緊買東西來謝神,當時客人很少討價還價,生意最好時曾2天2夜沒闔眼。

「道教的生意最好做。」他指出,神明繡品淘汰率很高,一尊神像放100年不會壞,衣服卻要換4、50件,因為香燻到黑就得換,旗子一揮,破了髒了也要換,「現在感覺我爸爸很有眼光。」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