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2.05 07:04

【朱億長專訪二】死神火神先後光臨 她力抗衰神

文|黃文鉅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朱億長是工作狂又生性龜毛,對工作中的每個環節都要求一絲不茍。
朱億長是工作狂又生性龜毛,對工作中的每個環節都要求一絲不茍。

「我是么女,爸爸很疼惜,不太打我,只撂下一句話,要我自己負責就好。」7歲那年,母親乳癌病逝,父親自暴自棄,「到中午他就打烊了,去新公園找人賭博圍棋,過一天算一天,回家不太說話,悶悶的,現在想來是憂鬱症,但我當時不清楚。」上國中時,大姊出嫁,等於她被迫一夜長大,白天協助看店,晚上靠有限的菜錢,研發不同菜色,「爸爸被伺候慣了,吃不來外食,逼得我要學燒菜。」

許多人好奇,湖南女兒怎會燒得一手江浙菜?「房東趙媽媽是杭州人,每天叫我去廚房幫手,包粽子,殺雞,幾次下來熟能生巧。加上在市場耳濡目染,能判別食材好壞,比如台灣人常吃的湖州粽,習慣包五花肉,我覺得太肥,有些地方會澀,就改用梅花肉,肉的纖維密布油花,口感較嫩。」

父親生性龜毛,幾乎影響了朱億長。「他完全是一個按表操課的人,晚上固定8點鐘睡覺,刷牙刷100下,不會只刷99下,很有原則。我這輩子從沒用過鬧鐘,時間到就自然醒。做事情我一定要把每個步驟先想好,不能中途插入,會亂了套,而且一做就要做到底,不然沒安全感,這點跟爸爸很像。」

 

為母苦楚 竟盼孩子流掉了就算了

她23歲結婚,4年後,父親背上長瘤,偷偷跑去野柳跳海,這一跳,成了她心頭一輩子的疙瘩。「最早我們想開一間土產公司,媽媽生病沒有開成,所以爸爸很怕再拖累我。去認屍時,我心想乾脆一起死了算了,靠山都沒了,路不知道怎麼走下去啊!他沒留下財產,我和丈夫不做生意就沒收入,所以我3天內把後事辦好就開店,連守喪、頭七都沒做。」雖然閃過一起去死的念頭,但仍不敵她的求生本能。

父親死後不久,4歲的兒子黃治豪在家玩火,不小心焚燬房子。「我從市場遠遠看到家裡冒煙,嚇一大跳,趕快衝回去,裡面已經著大火,消防車也來了,一夕間,我們就沒有家了,只剩下身上穿的衣服。我氣得抓著兒子痛打,那時候已經瘋了,你知道嗎?快過年我囤了乾貨,想說多賺一些,沒想到燒光光。」她語氣激昂,眼角潮潤潤的,不知是觸景傷情,抑或是單純的老人流目油。

億長御坊的招牌東坡肉。(翻攝網路)
億長御坊的招牌東坡肉。(翻攝網路)
冰糖醬鴨也是征服許多人胃口的好味道。(翻攝網路)
冰糖醬鴨也是征服許多人胃口的好味道。(翻攝網路)

34歲,她成立億長御坊,頭幾年人手不足,一家三口疲於奔命,碰巧過年前夕忙翻,卻懷上了女兒,「我那時騎摩托車,想說最好撞到地上的凹洞,孩子流掉了就算了,不要生,真的很缺人手,不做就沒收入。」賺錢比骨肉更重要?「如果賺不夠,也沒辦法養小孩啊!」產後第4天,她顧不上坐月子,汲汲投奔市場。

她苦笑說,自己是一個滿分的職場女強人,卻是不及格的媽媽。說起來,也是後天欠缺母愛、父親猝逝,逼得她一路自立自強發芽,所謂的衣食溫飽,遠比抽象的關愛更迫切。

更新時間|2018.02.02 17: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