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喬慧    攝影|楊彩成

星宇航空籌設過程,最令張國煒困擾的是民航法修法,但業界認為,星宇開航後,仍須面對時間帶及缺乏機棚廠的挑戰。但張國煒並不擔心,他認為,一切都是各憑本事,時間到了就見真章。

事實上,星宇航空的成立非一帆風順,20年未修的民航法規定,成立國際線航空公司須是成立5年以上的國際貿易或運輸業者,且近3年年營收達60億元以上,這被外界視為星宇航空緊箍咒,張國煒也坦言:「這件事很困擾我。」

因此,籌設過程,張國煒花很多時間跟交通部溝通修法的必要性,「過去的時空背景跟現在不同,我們要跟國際接軌,加上剛好我們要去申請航空公司,才極力溝通,讓台灣民航法更順應潮流。」終於,今年3月交通部取消設立5年的國際貿易和運輸業者等限制,只要提出60億元證明即可。

資金不成問題,最困擾張國煒的民航法修法也順利過關,不過,維修及時間帶恐怕會是星宇接下來要面對的挑戰。航班時間帶不好,會大幅影響旅客搭乘意願,畢竟要高端客人搭乘紅眼班機太難,但張國煒氣定神閒地說:「我不太擔心。」他分析,星宇開航前有太多變數,新的業者加入或舊的退出,甚至建設新的停機坪,還有很多可能。

時間帶將是星宇航空下階段要面臨的一大考驗。(聯合知識庫)
時間帶將是星宇航空下階段要面臨的一大考驗。(聯合知識庫)

「航空公司如果都被時間帶卡死,要怎麼發展,長榮還有24架787、華航還要換窄體機,他們這些時間帶要怎麼來?怎麼我星宇才來幾架就哇哇叫!」他認為,一切都是各憑本事,時間到了就見真章。他自我解嘲的說:「哎呀!我現在人氣很高,說不定就有人支持我,就算我時間不好,他們也是要來搭!」

身為黑手董事長,張國煒的星宇當然有自己的維修團隊,唯一就少了機棚廠,但張國煒分析,新飛機前5年除非大撞擊,一般不需進廠維修,「以前我在長榮,365天從沒進過機棚,加上桃園航空城蛋黃區土地明年就開發,機棚廠問題3年內會有較好的解決方案。」

他透露,目前星宇也正跟香港、日本、菲律賓的航空公司接洽簽署互助合約,未來要進行較大程度檢查,就可以飛過去處理。「當然國內二家如果願意接更好,但沒辦法,你也知道人家在抵制我。」張國煒忍不住批評。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