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喬慧    攝影|董孟航 王均峰

專訪時,記者問張國煒現在重返航空業,是完成父親對他的期望嗎?他直白回應,「沒有啊!我父親的期望是要我當總裁,已經白紙黑字寫在那裡了,現在哪有在他的期望之內!」

談到往事,張國煒激動地說:「當總裁是父親要我做的,不是我自己想做,我只是圓他老人家對我的一個期望,哪怕做一天、二天都好,對他有交代。」「至於做不成,是因為他沒有安排好,他交代的人反叛他,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總裁基本上來講,對我沒甚麼意義,有做沒做都無所謂。」

不過,張國煒也說,父親當然希望他繼續在航空業發展,「我繼續自己做,也不違背他當初的期待了。」

雖然自立門戶,但張國煒自認沒有辜負父親張榮發的期望。
雖然自立門戶,但張國煒自認沒有辜負父親張榮發的期望。

大鳴大放的張國煒,行事作風其實一絲不苟,曾跟他共事的長榮員工透露,過去張國煒巡視公司時,曾看到一幅畫歪了,同仁們不相信,最後張國煒叫人拿尺來量,才發現真的歪了幾毫米。張國煒說:「這就是服務,代表We Care(我們在乎),對客人把視野放大,對自己把標準看細。」

「我很注重細節,尤其員工福利這種事就要當沒看見,不能太計較,終究基層員工還是要養家活口。」宣示東山再起的張國煒,辦公室掛著一幅過去在長榮航跟團隊的合照,他能否帶領重新歸隊的老戰友們再創新局,追隨父親張榮發,親手打下屬於自己的航空王國,各界都在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