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美食旅遊

【裴社長廚房手記189】手做脆梅 穀雨後的繁瑣手工藝

今年手做脆梅大成功。
今年手做脆梅大成功。
花園的梅子熟了,我拍了照片給小學同學王尚敏辨識,他說:「曬到太陽的部分已見黃紅色,摘一顆小粒一點的,咬開只要核硬,就可以做脆梅了。但如果要做梅酒得再等一下。」王尚敏在南投縣經營梅園,多年來季節一到都吃他的脆梅、喝他的梅酒。他看我的梅子結實照片說:「北部雨水好,今年你花園的梅子比我園子熟得早又漂亮,自己做脆梅吧。」我相信他的專業,今年就依照王尚敏同學教我的專業祕方,自己做脆梅。
王尚敏是我暖暖國小的同學。暖暖國小升四年級會分班,主要是選躲避球校隊,忠班全男生,孝班全女生。為了平衡班級成績,各班有一些成績好的同學也會被選進校隊。當然有的同學會讀書也會打球,但我不是,每天透早到學校練球,但永遠是候補,正式比賽沒法上場,但我也甘之如飴。大家一起打球,贏球一起高興,輸球一起受罰,考試彼此照應,班上感情非常好。
畢業後各奔前程,成績好的繼續升學,成績普通的早早就業,連繫散失慢慢疏遠。2018年透過熱心的同學串連,決定辦同學會,這是我小學畢業46年後的第一次同學會,儘管隔了幾十年大家一様熱絡。
小學同學會,我旁邊搭肩者是林鵬雄,再旁邊C位是陳由良班代。我後面有點模糊的是王尚敏大帥哥。
我們在基隆市暖暖區碇內里的一家小店聚餐,酒酣耳熱之後,談到以前的種種。班長陳由良說我們都經歷過早熟和扭曲的童年。早熟和扭曲都是因為太早進入成人的世界。
我們暖暖躲避球班練了3年的球,畢業那年得到全國躲避球比賽銀牌。那一年是在屏東縣比賽,出賽前一天,班長看到台北市西門國小教練提著兩籃禮盒進了蘆洲國小裁判的房間,空手出來。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