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02.15 02:59

公子爺回家接班 病榻前允諾父親遺願

【民生食品廠專訪三】

文|邱莞仁    攝影|董孟航    影音|梁莉苓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滿嘴醬油經的鄭惠民,年輕時卻是家族的逃兵,一心想到外頭闖天下。
滿嘴醬油經的鄭惠民,年輕時卻是家族的逃兵,一心想到外頭闖天下。

1985年,鄭神江與高雄關帝廟商談,希望在每年大年初一到元宵節,在廟裡推廣免費的平安麵,雖曾遭廟方反對,所幸在總幹事的支持下,一年比一年受歡迎,透過口耳相傳,也打開民生的知名度。

高中就到廟裡幫忙煮麵的鄭惠民說:「鼻子是每個人最好的檢驗儀器,像公園花的香味,跟香水的香味會一樣嗎?絕對不同,醬油也一樣。這個世界上沒有物美價廉的東西,只有貨真價實,大家直接感受,就知道一分錢、一分貨。」

靠著四處到廟宇推廣免費的平安麵,比一般化學醬油價格高出20倍的民生壺底油精,終於打開市場。
靠著四處到廟宇推廣免費的平安麵,比一般化學醬油價格高出20倍的民生壺底油精,終於打開市場。

四兄弟合作無間,民生的業績蒸蒸日上,鄭神江感念弟弟們的幫忙也不藏私,不只替弟弟們一人買一間房,家族第二代共21個小孩,念書支出都在工廠實報實銷,鄭惠民說:「我們就像共產黨。」

只不過,全年無休地打拚卻拖垮身體,鄭神江的3個弟弟4、50歲時便相繼因高血壓、腦溢血早逝,鄭惠民感慨地說:「以前沒有顧身體的觀念,那都是做死的;你工作時數用完,你就回去了。」

「我媽生5個小孩,只有我一個男生,媽媽一定比較疼,可是我卻很少跟爸爸講話。」

採訪這天,鄭惠民在辦公室內以簡易的電磁爐煮麵,他邊煮邊細數醬油的歷史,從北魏說到日據時代,滿腹醬油經的他,卻曾是家族的逃兵。「我媽生5個小孩,只有我一個男生,媽媽一定比較疼,可是我卻很少跟爸爸講話。」

備受疼愛的鄭惠民,年輕時玩心重,時常深夜才回家,20歲就流連酒店喝酒、開名車,「我爸早上起來我還在睡,我回家後換他睡了,有時他整個月都看不到我…後來他就在我門上貼紙條說:『兒子,爸爸有高血壓,經不起叛逆的話,為何不讀書,請以書面表達,限3天回覆。』我趕快找在台大念書的姊姊幫我寫信。」

當時鄭神江常進出醫院,1992年鄭惠民退伍前15天,鄭神江再度住院,鄭惠民沒有選擇,退伍後只得回家接班。

民生食品廠生產自然發酵的黑豆醬油,工序傳統複雜。
民生食品廠生產自然發酵的黑豆醬油,工序傳統複雜。

1996年,鄭神江彌留之際,鄭惠民忍不住在病榻前向父親開口,希望結束工廠。鄭惠民說:「上一代是親兄弟一起做,在大家族長大,你不會感覺那是一種幸福,反而會覺得很複雜。」「我回去是跑業務送貨,但年輕時你不會覺得家裡的東西好,我也有一番想出去闖一闖的抱負。」鄭惠民苦笑。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對我爸說,乾脆(工廠)不要做了,我覺得很煩,又不是沒得吃。結果我爸說,他們兄弟打拚這麼多年了,沒做也很可惜,我只好接下來做,就一直做到現在。」鄭惠民說。

更新時間|2018.02.12 10: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