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6.18 03:00

【銀波布丁】台灣日式布丁由此開枝散葉 就連小蔣也說讚

銀波布丁專訪一

文|邱莞仁    攝影|鄒保祥    影音|鄒雯涵
銀波布丁第二代吳文耀站在銀波茶座的舊址前,老店如今已成為便利商店。
銀波布丁第二代吳文耀站在銀波茶座的舊址前,老店如今已成為便利商店。

80年前,吳振漢向日人習得日式焦糖布丁的製作技術後,在台南康樂街上開設似今日咖啡廳的銀波茶座,布丁則成了店內的高檔甜點,得先預約才能吃得到。

後來為了拓展通路,吳振漢開始生產十人份的大布丁並導入喜宴甜點通路,因賣相喜氣、好看,台南大飯店、阿霞飯店等台南超過40家喜宴業者都是愛用者。1974年,吳振漢結束茶座生意,在台南府前路上開設銀波食品店,專作布丁批發,通路遍及冰果室與喜宴市場,銀波布丁紅極一時。

80年代,吳振漢因病去世,次子吳錦川與么子吳文耀接手,後來次子退休,接下老店擔子的吳文耀一心想擴大市場,他改以自動化機器生產,推出長條型的銀波布丁,打進南台灣學童營養午餐通路,府前路的老店交由大姊謝吳淑華掌管,家族二代不分家,各自努力。

但市場喜好不定,吳文耀一度跟風做起鮮奶布丁,還另取了洋招牌「貝斯特」。在傳統與新創間來回起伏,10年前,吳文耀的兩個兒子回家幫忙,他決定重新固守老招牌,目標成為飛機上的甜點,一路做大做好,只為對得起父親留下的老字號。

拿起湯匙熟練地在布丁盒邊緣快速地轉一圈,銀波布丁第二代吳文耀「喀」一聲,將布丁絲毫未損地倒扣在盤子上,這個動作,他已經做了50多年。

「以前布丁又叫『布甸』,阮爸承接日本人教的作法,把它在台灣發揚光大,所以台灣做布丁的,阮家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最早把布丁用在辦桌甜點的,阮爸也是第一個。」

日治時期,吳文耀的父親吳振漢,在台南開設銀波茶座販售布丁。(吳文耀提供)
日治時期,吳文耀的父親吳振漢,在台南開設銀波茶座販售布丁。(吳文耀提供)

吳文耀口中的布甸,與現今布丁外型有很大差異。當時喜宴布丁通常做成一大顆、10人份,上桌前,服務生會先送上一盆清水供客人洗湯匙、挖布丁。

 

喜宴甜點 小蔣也讚賞

拿出舊時製作大布丁的模具,吳文耀說:「以前布丁模具是白鐵做的,布丁烤熟會附著在模具邊緣,有的廚師硬扣,結果布丁倒出來爛得像豆花,阮爸派我去幫忙,先用手輕按布丁表面,讓空氣進去,布丁倒出來焦糖慢慢流下,賣相多好,等於是幫布丁挽臉。」

四、五o年代,一顆要價20元、口感苦甜的焦糖大布丁是當時高檔喜宴的必備菜色,台南大飯店、阿霞飯店與東亞樓等老牌餐廳都愛用,接任總統的蔣經國某次在阿霞飯店品嘗,也忍不住盛讚「民間還有此等美食」,銀波布丁紅極一時。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