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祝芬    攝影|鄒保祥    影音|梁莉苓

望著不遠處的西螺大橋,他憶起高速公路全線通車前,南來北往車輛都得經過這座紅色地標大橋,橋的二側和沿途都是西瓜攤的盛況。「牛車、手推車、三輪車,算算至少2、300攤。」

有一次,電視節目主持人侯麗芳和友人來到攤前,卻望著西瓜片發出嬌嗔:「老闆,你們不能賣切盤、可用牙籤叉的去皮西瓜嗎?這西瓜片一啃,我的妝不就花了嗎?」許東水一想也對,索性賣起去皮切盤西瓜和現打西瓜汁。

面對市場競爭,許東水只能靠年輕當本錢跟別人比拚。「我常常自己開大貨車到花蓮、台東的瓜田去選運西瓜,如果跟農民約清晨5點到,我一定4點多就抵達。」

因為藝人侯麗芳的建議,西瓜許開始賣去皮切盤西瓜。(30元/份)
因為藝人侯麗芳的建議,西瓜許開始賣去皮切盤西瓜。(30元/份)

靠著選瓜站穩腳步,許東水卻在驚險中學會「人不能勝天」的道理。「有次我選好2部車的西瓜,大概1千多顆,準備隔天要去運,結果大雨來了,西瓜全被沖走。」但他有個信念,損失金錢事小,人身安全事大,「西瓜通常種在溪邊,溪水瞬間暴漲,很容易沖走泥沙,可能連車帶人都會被流走,所以我若看天氣不對勁就會先喊停。」

有時他忙不過來,也請人運送。曾有幫忙運瓜的司機不信邪,結果被土石坍方困了3天3夜,「事後司機慶幸載的是食物,吃了我6顆西瓜才沒餓死。」他笑著搖頭:「西瓜流走就算了,總是要留著車和人繼續生存。」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