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祝芬    攝影|鄒保祥    影音|梁莉苓

許東水並非不明白孩子們希望他退休,尤其是今年他和太太都分別動過手術。但是每年一到3、4月,客人就問:「西瓜要開賣了嗎?」

他說:「雖然我的孩子現在都可各自生存,種西瓜的老農越來越少,高速公路開通後,走西螺大橋的人也沒以前多,附近的西瓜攤剩不到5、6家,但是我從年輕賣西瓜到現在,一些主顧和產地農民都配合很久,怎麼可能說放就放。」

今年才開賣1個多月,西瓜許父子又貼出「明年再見」的告示。(西瓜許提供)
今年才開賣1個多月,西瓜許父子又貼出「明年再見」的告示。(西瓜許提供)

至今他依然堅持只賣梅雨季前生產的西瓜,「我不只要收第一手,還只賣雨季前的第一期(農曆6月前)西瓜,因為雨水一多,甜分就會降低,口感也會水水的。」常常有人問他,今年會賣多久?他總是回答:「我也不知道,這要看老天,就順順啊來!」

聽他這麼一說,我們開始擔心採訪出刊時,他今年的西瓜還賣嗎?果然,結束第2次採訪後隔幾天,西瓜許的臉書已貼出「全部賣完,明年再見」的訊息,總計今年才賣了1個月又3天。

現剖西瓜打成的西瓜汁,是不少路過貨車司機的最愛。(25元/杯)
現剖西瓜打成的西瓜汁,是不少路過貨車司機的最愛。(25元/杯)

看著臉書留言一片哀嚎:「沒了?」「什麼?明年再見了?」「又沒趕上,明年一定要秒衝。」「這速度快到我跟不上。」想起許東水強調的「人算敵不過天算」,也算能自我安慰:明年就明年吧!順其自然吧!不正是因為如此,西瓜許的西瓜才成了傳說中的天意西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