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祝芬    攝影|鄒保祥    影音|梁莉苓

「我們從小沒有所謂的課業壓力,因為我爸媽沒念甚麼書,一台卡車的西瓜快2萬斤,你現在看到1台車,以前是2、3台車,看到西瓜車回來眼淚都快掉下來,念書是我們唯一可以不做這件事情的藉口。」西瓜許許東水的大兒子許明照如此說道。

他笑了笑,「我是輔大體育系畢業,專長是羽球,現在我是國中的體育老師兼學校的學務主任,我的身體底子就是抱西瓜來的。」

年輕時,許明照曾經代表國家去比賽,「打球對我來講只是人生的一段回憶,球隊訓練影響我很多,包含我現在有好的工作能力都是拜羽球所賜,但是影響我更深的,是我的父親。」

許明照讀國中開始,平日就得幫忙裝貨卸貨,假日還得跟父親跑車到台北。我從來不敢跟爸爸說不要做,那時候我爸身體身體超好的,小時候不乖,啪!他直接就把三十幾斤的西瓜往地上砸。

父親對於工作的堅持也讓他印象深刻,「有一回我陪爸爸送一車的青蒜到台北,到了台北,我沿著臨時樓梯爬上爬下搬蒜,爸爸則在車下接手,結果一個不小心,我從樓梯上跌下來,爸爸先關心的是蒜有沒有摔壞,而不是我有沒有受傷。」

他苦笑道,爸爸向來責任感重,怕辜負別人的託付,「因此他是先看有沒有把人家的蒜弄壞,確認蒜沒事,才會想到我。」最近父親才該完刀,但是出院2、3天就開始賣西瓜,「因為客人一直問,他不想讓人家等。」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