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吳貞慧 王均峰 陳宗怡    影音|陳岳威

從小在殺蟲劑工廠長大的李玉鼎,27歲進入金車,跟在創辦人父親李添財身邊學習。對工廠情有獨鍾的他,自平鎮食品廠以降,舉凡設計蓋廠、採購設備皆親力親為,熟透每條產線,以實力服人。

父親綽號點子大王,事業版圖多元,多交由他執行。為控管成本,他打破集團慣例直接向全球產地採購,十年鑄一劍,將噶瑪蘭威士忌推上國際,今年再快狠準切入啤酒市場,集團年收150億元。

攀上顛峰前,工作即享受,點滴努力,只為向父親看齊。

「威士忌投資10年才能回收,啤酒廠不一樣,馬上能釀酒上市,幫集團賺現金。」金車集團總經理李玉鼎成功打造噶瑪蘭威士忌後,跨足啤酒,6月推出Buckskin柏克金啤酒,年產1萬噸,通路遍及4大連鎖超商、全聯、家樂福、大潤發、愛買等量販超市,一上市就躋身國內前3大啤酒廠,僅次於台啤與龍泉。

 

我習慣從頭管到尾,東西不細、只看表面,我可能沒辦法。

一不做、二不休,柏克金啤酒上市一週後,李玉鼎又砸千萬元在北市信義區開設首間柏克金啤酒餐廳,搭上世足賽熱潮,開幕至今一位難求,週末夜晚翻桌可達四輪。天天到餐廳巡視、凌晨12點還沒下班的他,眉開眼笑地說:「比我們預期的狀況好!有些賣場通路主動找上門,想邀我們進駐。」

李玉鼎小檔案
  • 出生:1965年(53歲)
  • 家庭:已婚,育有3女2子
  • 現職:金車集團總經理
  • 學歷:明治大學商學院產業經營學科
  • 經歷:金車集團董事長特助
  • 休閒:品酩、快走
  • 座右銘:凡事全力以赴
  • 經營心法:堅持品質第一

53歲的李玉鼎,是金車集團創辦人李添財的長子,如今80歲的李添財只負責拍板決策大方向,由李玉鼎扮演執行者。「我們的組織沒有太多層,我習慣從頭管到尾,東西不細、只看表面,我可能沒辦法。」事事管的李玉鼎,進入金車26年,累計休假不到2週,週末也開車到桃園、宜蘭巡廠。

員工透露:「總經理自我要求高,不管前一天開會、巡店到多晚,每天5點起床運動、讀6份報,8點準時在公司主持會議,常是最晚下班的人。」李玉鼎如此拚,是為向父親李添財看齊。

幼年喪父的李添財,小學沒畢業就當捆工、賣菜、賣麵維持家計,18歲與兄弟合資創立志成公司,生產蚊香、殺蟲劑,銷量曾稱霸東南亞;公司日籍顧問發現日本民生富裕後,罐裝咖啡崛起,建議轉型賣飲料。1979年,李家兄弟湊了2000萬元成立金車,初期生產麥根沙士,因不熱銷,兄弟陸續退股,獨撐大局的李添財赴日考察,發現UCC罐裝咖啡當道,返台後率先切入咖啡市場,生產伯朗罐裝咖啡,獨占鰲頭長達36年,市占逾6成。

金車集團營收版圖占比
金車集團營收版圖占比

在商場上,李添財被稱作「點子大王」,獨到商業嗅覺使其勇於作夢,李玉鼎則協助父親圓夢,集團版圖橫跨咖啡、飲料食品、酒品、清潔用品、生物科技等,目前全台伯朗咖啡館、金車噶瑪蘭威士忌展售中心各有50間,其中4成為自有店面,集團年收達150億元,年初更獲威士忌產業最高榮譽「威士忌名人堂(Hall of Fame)」肯定,成為第一對獲獎的華人父子檔。

 

在殺蟲劑工廠長大,對工廠滿有感覺,工廠設備幾乎都我買的。

「我10歲以前在殺蟲劑工廠長大,二樓是住家、樓下是調配室,左邊是高壓電,小時候玩呀!什麼東西都在工廠裡,所以我自己本身對工廠其實還滿有感覺的。」不論接待外賓貴客或接受訪問,李玉鼎總以此介紹自己的出身。

金車集團以生產殺蟲劑起家,噴效是旗下長賣商品。
金車集團以生產殺蟲劑起家,噴效是旗下長賣商品。

父親白手起家,認真、嚴謹、節儉態度影響下一代,李玉鼎學生時期寒暑假會到書店、餐廳打工。五專就讀商科,公司多位日籍顧問建議他赴日深造,退伍後李玉鼎發憤圖強,從五十音學起,後考取明治大學商學院產業經營學科,27歲學成歸國,進入金車集團,擔任董事長特助。

初期,李添財不論是和主管、幹部開會,或接待企業家友人,李玉鼎全程在旁學習,「基本上我只聽不講話,從這當中,可以學到企業家在想什麼,他們談到的東西跟一般人不大一樣,這是我很好的優勢,也很感謝有這樣的機會。」字句間,聽得出他對父親的敬畏與崇拜。

1992年起,李玉鼎全程參與集團桃園平鎮食品廠、宜蘭員山飲料廠等工廠規劃與興建,從工廠動線設計、設備採購全不假他人之手,「那時,7成時間、心力都放在工廠,先從製造端學起,配置圖我都非常清楚!」基於成本、品質控管考量,金車從製罐、充填、包裝等所有製程全掌握在自己手上,李玉鼎領著訪客參觀產線,連每條產線一分鐘可生產多少量,都能倒背如流。

 

不可能等評估好再做,只要有五、六成把握,就跳進去。

李玉鼎精準的數字觀念,其實來自父親長年的要求與訓練,他不諱言父親是嚴師,「非常嚴格!數字觀念要非常強,包括成本、營業數字等,反正基本功沒做好,別想過他那關。」人腦記憶力有限,他隨身攜帶厚厚一疊筆記本,記滿各式數據資料,像是伯朗咖啡南京旗艦店何時購買、多大坪數、購入價格,隨時回答父親的抽問。

咖啡事業體占集團營收逾5成,目前共有50間伯朗咖啡館。
咖啡事業體占集團營收逾5成,目前共有50間伯朗咖啡館。

伯朗罐裝咖啡是金車最知名產品,80年代,勞工以伯朗咖啡混合維士比的獨特喝法,曾締造檳榔攤通路銷售奇蹟,至今仍是集團金雞母,咖啡事業占集團營收5成、75億元。製造業每一分利潤都是靠管理得來,李玉鼎直接向全球產地採購,降低成本。

1998年,他先後在上海、北京、南京、杭州、廈門、武漢、成都、廣州重點城市迅速設立分公司,歐洲則選在德國、捷克設立分公司,目前伯朗咖啡是中歐市占第一品牌,在德國南部巴伐利亞邦擁1.6萬個銷售通路,下一步瞄準美國白人市場,「明年要在洛杉磯設分公司,我已有合適管理人選,那才是我想要的!」他霸氣地說。

金車集團董事長李添財(左)與李玉鼎(右)父子聯手,證明台灣也能釀造出獲獎連連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金車集團董事長李添財(左)與李玉鼎(右)父子聯手,證明台灣也能釀造出獲獎連連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拓展咖啡事業的同時,父子倆也悄悄種下釀酒夢。2002年台灣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開放民營釀酒廠,李玉鼎銜父命,走訪蘇格蘭、日本拜訪大小酒廠,在沒有人看好亞熱帶台灣也能釀出好威士忌的前提下,挖角蘇格蘭傳奇釀酒師Jim Swan擔任酒廠顧問,於2005年催生噶瑪蘭威士忌酒廠,利用雪山山脈特有水質,釀造屬於台灣風味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比起正統蘇格蘭威士忌,台灣的亞熱帶氣候對釀酒是一大考驗,Jim Swan設計出符合宜蘭氣候的五層式熟成倉庫,配合酒桶大小調整儲放樓層,加快酒體熟成速度,融入獨特水果香氣反而成為品牌最大特色。李玉鼎回憶:「當初也有人建議做穀物,比較便宜,但我選擇就是做Single malt(單一麥芽威士忌),想讓全世界的人記起來,噶瑪蘭就是Single malt的唯一代表!」

威士忌產業最高榮譽「威士忌名人堂」肯定,成為第一對獲獎華人父子檔,他和首席調酒師張郁嵐(左)赴英領獎。(金車集團提供)
威士忌產業最高榮譽「威士忌名人堂」肯定,成為第一對獲獎華人父子檔,他和首席調酒師張郁嵐(左)赴英領獎。(金車集團提供)

他話說得霸氣,殊不知,第一批噶瑪蘭威士忌上市時,消費者並不買單。李玉鼎苦笑說:「我們自己認為好,別人認為好像沒這個價值!」為了突圍,除了持續參加海外威士忌酒展、競賽,10年來拿下逾270面金牌,他也不惜砸重金行銷,品牌廣告登上美國紐約時代廣場電子看板。

李家父子大膽一搏,連已故經營之神王永慶都曾對建酒廠提出疑問。但李玉鼎認為:「任何事情的評估不可能100%好了之後再去做,只要有5、6成把握,我們就跳進去,邊走邊修改。」父子倆做任何決策都走快狠準路線,「我們討論都很快啦!差不多10分鐘就能下決定,重點報告一下,只要方向對就好。」

以往,多數時候李玉鼎都在強人父親的背後,擔任執行者角色,2008年,金車因產品驗出有三聚氰胺成分,產品下架損失逾億元,他被推上火線,直接參與危機處理,主動向消費者鞠躬認錯。回憶那次震撼教育,他淡然地說:「人生一定有高高低低,這是老天爺在考驗我們,壞的東西不要記那麼多!想一些快樂的事情比較重要。」

 

想成人上人,要有比年齡加十歲的思考、減十歲的體力。

在內部主管會議上,他自創「年齡加減十」原則督促自己、勉勵同事。他解釋:「假設你今年40歲,那麼要有加10歲以上的思考、減10歲以下的體力,但這樣的人,在你的周遭往往剩不到10%,很多人剛好顛倒。」

李玉鼎雖為集團第二代,卻是從蓋廠設計、採購設備等基層歷練起。
李玉鼎雖為集團第二代,卻是從蓋廠設計、採購設備等基層歷練起。

2015年,全家便利商店改與UCC結盟,全面更換咖啡豆,使金車瞬間蒸發至少3億元營收,李玉鼎坦言很受傷,目前以萊爾富、全聯福利中心為主。伯朗咖啡館資深員工透露,這些年不乏更低價的鮮乳品牌探詢合作意願,但總經理為感謝光泉牧場關係企業萊爾富情義相挺,堅持使用光泉鮮奶。

柏克金啤酒餐廳開幕記者會,李玉鼎(右3)邀請德國在台協會處長一家人共襄盛舉。
柏克金啤酒餐廳開幕記者會,李玉鼎(右3)邀請德國在台協會處長一家人共襄盛舉。

「我們不是壞人,自然會遇到很多貴人!」近年精釀啤酒炒熱台灣市場,看準商機,李玉鼎再次啟動啤酒夢,透過噶瑪蘭威士忌德國品牌大使牽線,2016年7月飛到德國東南部,邀請德國聯邦釀酒協會巴伐利亞代表Georg Rittmayer建立正統德式啤酒廠,不到2年就在金車飲料事業大本營中壢廠,引進德國原裝釀酒設備、增設水處理系統,打造占地2000坪的柏克金啤酒廠。

 

什麼少爺、第二代,我非常討厭,員工服的是能力。

金車大動作點燃夏季啤酒市場戰火,從零售通路到啤酒餐廳12款啤酒定價,以餐廳一杯300毫升的柏克金啤酒為例,他刻意採取比同業便宜近2成,「物超所值才能吸引人潮回流,多賺那30元能幹嘛?不如讓更多人走進來,享受不一樣的氣氛。」在此同時,還得考慮對手會如何回防,他一刻也不敢鬆懈。

金車跨足啤酒市場,全新品牌「Buckskin柏克金」一上市就成為國內前3大啤酒廠。
金車跨足啤酒市場,全新品牌「Buckskin柏克金」一上市就成為國內前3大啤酒廠。

身為工作狂,李玉鼎已同步著手柏克金啤酒廠第二期投資,預計砸10億元擴廠,明年產量可增10倍,為集團創造50億元商機。「父親投資任何事業前總是先想輸、再想贏,現在我也是這樣,心中的那把尺要抓得很穩。」外界常將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企業第二代,冠上少爺、公子等稱號,對此極為感冒的他,臉色一沉地說:「我非常討厭!我比較喜歡用專業經理人的概念。」

「員工都在看,董事長的小孩進來公司,到底有沒有能力,要以能力當導向,不是以抬頭壓人,員工服是服你的能力!」路遙知馬力,永遠把工作當成享受的李玉鼎,顯然多慮了。

 

後記:低調家訓刻入魂

李玉鼎(右)把父親李添財(左)當榜樣,本刊捕捉到父子溫馨互動。
李玉鼎(右)把父親李添財(左)當榜樣,本刊捕捉到父子溫馨互動。

謹記父親凡事低調家訓,李玉鼎對家人保護到家,育有3女2子的他,曾是台北市大安區家戶人口數最多的名人。他堅持孩子要先到外頭企業磨練,才能進入金車集團,記者反問:「總經理您自己好像沒有這樣?」他尷尬求饒:「對啦!對啦!不要挑我毛病好不好?我也是從很基層做起來。」

本刊捕捉到他替父親調整領帶,父子互動溫馨,進一步追問相處點滴,他立刻上演失憶症,鐵漢柔情的這一刻,或許是家人限定。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