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祝芬    攝影|吳貞慧    影音|蕭伯欽

不知是太窮,抑或檳榔攤給人的印象卑微,消磨了楊馬路的婚姻。十多年前,前妻突然帶著2歲的小兒子離家出走,留下2個較年長的兒子,「完全沒有隻字片語,我還來不反應,就變成單親爸爸。」

同樣沒有隻字片語。10年後,小兒子突然獨自出現在檳榔攤前。「我問他:『小朋友你要買甚麼?』他說:『我要找我爸爸。』我姪子在旁邊說:『二叔,這很像是你的小兒子。』我問他名字,他點點頭,竟然父子相見不相識。」

那時,楊馬路因糖尿病引發眼睛病變,「我眼前一片霧茫茫,但是為了要回他的監護權,我自己寫狀子,其實寫完根本看不見,只好再請別人謄寫。」生平第一次上法院,要回了小兒子的監護權,他還是充滿感嘆:「我不想口出惡言批評孩子們的媽媽,但這空缺的10年,讓我很自責。」

楊馬路與三個孩子年幼時,當時前妻尚未帶小兒子離家。(楊馬路提供)
楊馬路與三個孩子年幼時,當時前妻尚未帶小兒子離家。(楊馬路提供)

身心扛的擔子太沉重,楊馬路一度臥床7個半月,食不下嚥,肚子卻鼓得像是孕婦。「那段時間,攤子都是妹妹和2個兒子在照顧。」自覺死期不遠,他索性敞開來過日子,酒照喝、菸照抽、檳榔照吃,身體竟奇蹟般一日日好轉,重新學習走路。

「附近阿婆求我透露祕方,我都說就是豁出去了,恢復抽菸、喝酒、吃檳榔,對方很生氣罵我『歹心不肯說』。」他開玩笑說自己沒種,若是敢妖言惑眾,做點成藥來賣「仙丹」,應該就不用賣檳榔了。

話鋒一轉,他有些內疚:「若不是因為我生病,妹妹得顧攤又照顧我和幾個孩子的生活,本來她有男朋友,應該也不至於分手,至今未婚。」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