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來到台東成功漁港,可看到船家把閃著黃綠色光澤的鬼頭刀、長劍狀嘴巴的白旗魚和紅面刺筆仔等漁獲,一簍簍地倒向漁港的走道,空氣裡浮著腥腥鹹鹹與燃油的味道,這正是身處漁港的氣味。

秋風起的太平洋,送來成群肥美的白旗魚和鬼頭刀,帶我來到成功漁港,看他挑魚、喊魚仔的「旗遇海味」主理人林昱濱,等待船家把魚倒進漁港,他看中最鮮美的那幾尾,取出放在牛仔褲後方口袋的取肉器,插入旗魚尾段檢查肉質;他教我用手摸摸鬼頭刀,細滑咕溜,還閃著黃、綠、藍色的點點光澤,才是最新鮮。

「林昱濱」這個名字,一開始對我來說是個傳說。在見到他之前,我常在一些餐廳或是農漁友食材展上,遇到主廚讚嘆地說:「妳看,這是林昱濱的魚,你看看這塊白旗魚⋯⋯」我都還沒見過這號人物呢,但卻對那塊他挑選的白旗魚,濃白肥勻的漂亮斷面,印象深刻。

鬼頭刀外形粗獷,鮮捕上岸的魚身還留有黃、綠、藍色的點點。
紅面赤筆仔目眶瑩亮,魚身水漓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