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財經理財

【不老兄弟情之三】紅豆餡就有5款粗細 李登輝也折服

周宜文拿出二個磨紅豆的篩網,表示一般只用網洞較大的,但父親要他們再過一層網洞較密的。
周宜文拿出二個磨紅豆的篩網,表示一般只用網洞較大的,但父親要他們再過一層網洞較密的。
周家兄弟的父親非常嚴格,做事絲毫不能馬虎。周宜文說:「我爸爸的工作態度很嚴謹,例如洗糯米,如果是要用來搗麻糬,洗米方向可以隨便;但若要拌紅豆做紅豆飯,糯米就不能碎,洗米一定要同方向順洗,若有學徒不聽話,我爸一巴掌就打下去。」
和菓子的靈魂,除了在糯米製作的外皮,其次就是餡料最常用的紅豆。周宜文說:「雖然羽二重、鹿子餅、羊羹、最中、銅鑼燒都是用紅豆餡,但搭配各種和菓子,我爸爸要求我們要做出的紅豆有帶殼粗餡、細豆沙、蜜豆、羊羹餡、最中餡,煮法不同,口感也不一樣。」
鹿子餅是因為外層的蜜漬紅豆形似鹿背上的斑紋而得名。(55元/個)
他拿出2個壓磨紅豆餡的濾網,強調網洞較大的是一般店家製餡使用,但從父親那代就要求他們要多一道功夫,用更細的濾網再把紅豆餡弄得更細膩。「一般磨餡料大概是半小時,我們起碼要磨2小時。」別人眼裡的傻事,在父親看來是不能偷懶的理所當然。
因為這股日式龜毛,1950、1960年代,明月堂頗得受過日本教育的老輩台灣人喜愛。不只日本交流協會常買來當作伴手禮,李登輝、高玉樹等政治人物愛吃,當時南部鋼鐵大王「唐榮鐵工廠」老闆嫁女兒,也選明月堂和菓子當喜餅。「那時唐榮來比價,我們報價一盒禮餅80元,另一家知名餅店報價25元,但對方試吃過後,還是選用我們的。」周宜文對自家產品頗具信心。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