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林育緯

25年前,方淑宜為能兼顧家庭,砸600萬元嫁妝在台北市開了第1家丹堤咖啡,主打35元咖啡卻用40萬元瑞士全自動咖啡機調煮,她謙稱當年是為了消耗包材,意外開啟連鎖咖啡店事業。

全盛時,海內外152家門市,年收11億元,讓她一度鬆懈,近年後起咖啡品牌瓜分市場,丹堤營收連年下滑至9.6億元,激起她振作,導入自助點餐機結合多元行動支付,並另創「熊牧場」、「勾癮咖啡」2個新品牌,盼挽救事業頹勢。

丹堤咖啡第1間創始店位於南京東路、光復南路口。(丹堤咖啡提供)

夜幕低垂,當上班族拖著疲憊身軀步入丹堤咖啡,如沙發馬鈴薯陷在絨布沙發,用餐、交換八卦情報,方淑宜仍精神抖擻,皮包塞了大疊資料,打開手機瀏覽行事曆,密密麻麻行程記事,「有段時間我很懶散,工作都分工出去,我整天逛SOGO、買化妝品、喝下午茶,但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前年開始又恢復到創業初期的緊繃感覺。」

方淑宜的另一半張俊仁掛名丹堤咖啡董事長,負責展店。(聯合知識庫)

結合咖啡、餐點、蛋糕烘焙的中價位複合式丹堤咖啡,創立於1992年,5年後星巴克始來台,全盛時期在海內外擁有152家門市,年收11億元;近年不敵超商外帶咖啡、路易莎等勁敵瓜分市場,加上品牌形象老化,去年國內剩116間、海外10間門市,營收9.6億元。

為尋求活路,方淑宜去年再創「熊牧場」與「勾癮咖啡」,前者主打日式洋食,進軍SOGO復興館、ATT 4 FUN百貨通路;後者強調精品咖啡,提供現場烘豆服務,創業25年只參加過1次連鎖加盟展的方淑宜,今年領著勾癮咖啡強推曝光,「總加盟金240萬元,加盟展降到218萬元,現場有十幾人付訂,現在年輕人只想用比較低的資金門檻來創業。」

平日下午,方淑宜帶我們突襲勾癮咖啡門市,咖啡師熱心替顧客解說各產區生豆風味,吧台上小型烘豆機散發迷人烘豆香氣,「11坪小店,2個人可以創造40萬元月營收,表現算是很不錯!」2個全新品牌半年營收破2000萬元,被賦予拉攏年輕消費族群的重責大任。

新品牌「勾癮咖啡」主打可現場烘豆,提供更多精品咖啡豆,240萬元加盟金降低開店門檻,吸引年輕創業者。

一手打下江山的方淑宜,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後,進入廣告公司擔任業務,接觸服務的客戶都是佳麗寶、精工錶等國際品牌,無形中拉高眼界。

她的另一半、現掛名丹堤咖啡食品董事長的張俊仁,當時在保視力隱形眼鏡企劃部主管,也是廣告公司客戶之一,「第一次碰面,他問我戴什麼牌子隱形眼鏡?我說嬌生,他劈頭就回『如果不愛你客戶的產品,如何做好它的廣告?』」不吵不相識的兩人因此迸出愛苗。

「勾癮咖啡」除了南、北義商業豆外,也販售多種莊園等級咖啡豆,提供咖啡迷更多元選擇。

婚後為能兼顧家庭,方淑宜辭去廣告公司工作,認真思考是要找份朝九晚五穩定工作抑或創業。「以前我常不服從主管,覺得他思考沒有我快,一個念頭想說乾脆自己當老闆,凡事自己同意、負責就好。」至於要投入哪一行?張俊仁曾建議利潤可觀的眼鏡行,卻被雙魚座天性浪漫的方淑宜拒絕,轉而投入門檻較低的餐飲業。

想到過去曾在日本旅行時看到的羅多倫連鎖咖啡,她決定模仿其形態,並到麥當勞、摩斯漢堡打工,偷學出餐流程與廚房動線。為找尋配合廠商,不惜跑去當時已有十餘間連鎖規模的力代咖啡坐上一整天,「看到麵包商、吸管商來送貨,就主動去遞名片。」從無到有全靠土法煉鋼。

為打進百貨通路,方淑宜頂下熊牧場日式洋食品牌,圖為SOGO復興店。

1個多月後,方淑宜投入爸媽給的600萬元嫁妝費,在台北市南京東路、光復南路口開設第一家丹堤咖啡,以義大利《神曲》詩人DANTE為靈感,命名咖啡品牌。

熊牧場的美式炒蛋骰子牛早午套餐可點2杯飲料,深受年輕客群喜愛。(260元)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