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林育緯

「以前人工作好像比較不計較,我是全公司薪水最低的,但我不是為了賺薪水,我是要去學習的,久了當人家發現你1.7萬元的薪水,做出來卻是3、4萬元的內容,自然願意給你機會。」丹堤咖啡食品創辦人方淑宜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後,曾在東方廣告、華威廣告擔任業務員,英雄不怕出身低,她靠「不計較」3字訣,累積職場人脈與經驗值,成為日後創業的一大助力。

「年輕人常抱怨要進大公司不容易,但我覺得前提是必須放下身段、薪水和休假,現代人很在乎勞基法所保障的福利,但都沒想過,在職場上太計較的話,學到的東西可能會比較少…」在許多員工心中,方淑宜就像是大姊姊,三不五時會分享過來人的經驗談。

談及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方淑宜的記憶拉回到30年前,她笑說:「廣告公司很喜歡招攬社會新鮮人,主要是希望看到你的熱情,我很會寫自傳履歷,懂得凸顯自己在校期間積極參與各項活動的一面,當然事實也是如此,我猜可能是因為這樣,才能脫穎而出。」

看到門市洗手台鏡面有水漬,方淑宜直覺反應拿起衛生紙擦拭,沒有總經理架子。
看到門市洗手台鏡面有水漬,方淑宜直覺反應拿起衛生紙擦拭,沒有總經理架子。

「我那時不是為了賺薪水,我是全公司薪水最低的人,1.7萬元我就進去了,但我一進去,就讓主管感受到我的企圖心與工作態度。」廣告公司是出了名的爆肝行業,方淑宜笑說,過去沒有捷運、高鐵,客戶只給3天時間準備提案,每個案子都是千萬元起跳,團隊人員無一不挑燈夜戰、腦力激盪到最後一刻。

「有時客戶在中南部,我們都是準備提案到半夜11、12點,回家洗個澡,清晨4點就到公司集合,由主管開車到台中或台南,要趕在客戶8點上班前擺好企劃書。」方淑宜自嘲,若站在《勞基法》角度來看這應該是虐待,但也正因此,讓團隊培養出可貴的通力合作革命情感。

對於主管丟出的任何工作,方淑宜通通來者不拒,別人不做的折DM、擅打報表她都一手包辦,替自己創造最大產值,「我做過美容也做過貨車,跑到佳麗寶去的時候就要穿得美美的,做順益汽車時也要能跟男生打成一片,我還做味全3階段嬰幼兒奶粉,廣告公司客戶太多,一定要自己花心思去了解其中差異。」

方淑宜自認反應能力快,一路以來,她求職最在乎主管是否願意帶人帶心,「我專門挑肯帶我的主管,如果主管不帶我我就離職,自己經營企業後我也是這種想法。」從不吝惜教導員工,多數時候反而是員工無心學習與吸收。

「我年輕時賺的薪水幾乎沒什麼剩,也沒儲蓄觀念,我都是拿來投資自己和交朋友。」或許是因父親從事外銷貿易,方淑宜自小家境小康,讓她能自由運用薪水,累積無價人脈,她笑說,連開丹堤咖啡的LOGO字樣都出自廣告公司友人之手,「對方本來不收費用,我堅持付5萬元,若以品牌價值來看,至少也值好幾億了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