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影音|梁莉苓 鄒雯涵 曾貴禎

姑嫂2人帶我們參觀早已荒廢頹傾的老家廚房,這也是當年祖父母、母親製餅工作現場。紅土磚砌成長條形凹槽,擺入燒紅木炭、架上鐵製煎檯,爐台高度只到成人小腿肚,製餅人得席地而坐,每次取餅、放漿用雙手扛下重達20餘公斤的鐵剪,重複成千上百次有如舉重,爐架上最多可同時擺3支鐵剪、輪流翻面。

「小時候我們在旁邊是負責吃,完全幫不上忙,那溫度很高,一不小心就會被燙到!」楊昭鑾回憶,祖父母時期製作的煎餅以花生、海苔口味為主,「我曾跟著奶奶一起到海邊採海苔,要走到很遠的外海邊,長輩們都懂得算漲退潮時間,有次漲潮、水來了,小孩子不懂就很害怕…」

採集的海苔用扁擔挑回家,洗淨後一條條披在竹竿上、架於爐台上方,用烤餅溫度慢慢烘乾水分,之後還得手工揉碎、過篩才能使用,製作期超過半個月。早年不僅製餅技術源自日本師傅,連烤餅的鐵剪也是託人在大阪製造,王銀獅與堂哥2家人都會做餅,3支鐵剪得輪流使用。

煎餅除了在自家零售外,也有街坊鄰居會向王銀獅批貨,最遠拿到基隆販售。楊昭鑾說:「那是阿公年輕時,我們都還沒出生,聽長輩說有人會拿鐵桶裝餅,提著去基隆港口,每次船入港時就有很多外國人進進出出,賣完再搭火車回家。」藝人脫線的老家和楊家是鄰居,早年脫線母親也曾批餅販售。

楊玉釵(右)多數時間都忙著工作養家,難得與女兒楊昭鑾、媳婦陳素卿(左)與孫子一同出遊,留下珍貴回憶。(獅伯百年手工煎餅提供)

王銀獅育有3兒4女,長子楊榮川在新竹市政府擔任公務員,製餅技術傳給一出生就被領養的童養長媳楊玉釵。「媽媽很忙,她一個人要負責養豬、做手工紙袋,從早到晚都要工作,小時候她也曾到工廠上班,做大夜班,幾乎沒有空可以帶我們出去玩。」從小不愛聊天的楊仁彬,總會靜靜地陪著媽媽做餅。

身為童養媳,楊玉釵是家中唯一沒上學的孩子,楊昭鑾說:「媽媽得跟著隔壁伯母到河邊洗全家大小的衣服,但姑姑們下課後也會來幫忙。」勤快又樂天的楊玉釵很得公婆疼愛,兒時因有氣喘毛病,王銀獅還會用中藥燉鴿子湯替她補身體,楊榮川也很疼愛小1歲、一起長大的楊玉釵。

炭火烤餅講究火侯拿捏,楊玉釵因無人可換手,加上座位靠近火源,為避免白天日光照射升溫,她習慣在凌晨2點開始製餅,1人包辦烤餅、切餅工作,忙到連上廁所的空檔都沒有。

選用竹製砧板分切剛烤好的煎餅,可避免沾黏砧板木屑,再趁餘溫塑形。
選用竹製砧板分切剛烤好的煎餅,可避免沾黏砧板木屑,再趁餘溫塑形。
楊昭鑾示範早年母親是如何做餅,當時仍是使用未改良的煎檯,製作時較費力。
楊昭鑾示範早年母親是如何做餅,當時仍是使用未改良的煎檯,製作時較費力。
第4代楊雅文來幫忙包裝煎餅時,總會想起童年時吃到外婆楊玉釵的甜蜜記憶。
第4代楊雅文來幫忙包裝煎餅時,總會想起童年時吃到外婆楊玉釵的甜蜜記憶。

「媽媽通常是連續做7小時,工作現場很熱,太陽出來前就要趕快結束,我光在旁邊看就一身汗。」楊昭鑾始終記得,母親為求動作靈活,沒戴手套就徒手拿餅,「那時還很天真地問媽媽『會燙嗎?』但仔細一看,她的手掀餅掀到指間不斷起水泡,最後長出一層厚繭。」

在子女眼中,吃苦耐勞的楊玉釵有如台灣阿信,楊昭鑾心疼地說:「每次看媽媽做回來,站都站不直,我們都很害怕,這麼辛苦的工作,大家完全不想要(接)。」楊玉釵的弟弟曾想向姐姐學藝,在身邊當了半天助手隨即找藉口開溜;反倒是外孫女楊雅文充滿甜蜜回憶,「我們都會跟阿嬤要剛做起來、軟軟還沒定型的餅,或是指定大小。」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