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影音|陳岳威

邱靜惠3個孩子出生後,滿月就託娘家照顧,她隨即投入餐廳工作,有時禁不住思念,趁打烊偷跑回娘家探視,一旦被婆婆發現,總換來一頓「囡仔有人顧就好,生意卡要緊」的責備,孩子的童年成長她幾乎不曾參與,親子關係疏離。

問她餐廳為何傳媳不傳子?邱靜惠強顏歡笑稱:「客人說我先生名字取太好,吳朝政就是皇帝毋須主持朝政…」見我不死心,她才長嘆一口氣說:「有時先生想來幫忙,都被媽媽以『囝仔來幹嘛?緊走!緊走』趕跑,但他大我1歲,哪裡還是囝仔?」

邱靜惠(右)還未過門就來餐廳幫忙,準婆婆吳蘇英(左)帶著她向客人敬酒寒暄。(大三元酒樓提供)
邱靜惠(右)還未過門就來餐廳幫忙,準婆婆吳蘇英(左)帶著她向客人敬酒寒暄。(大三元酒樓提供)

吳朝政因不敢頂撞母親,曾搥牆發洩怒氣,有次直接把手腕骨搥斷,送台大醫院急診,也因無法在餐廳幫忙,邱靜惠無暇陪伴,夫妻倆漸行漸遠,已分居30年。

在婆婆堅持下,邱靜惠早年得向客人敬酒,「我哪裡會喝?有時1桌12人打通關、喝混酒,只想衝去廁所吐。」常醉醺醺趴在桌上,被小女兒誤解成貪杯,長大才稍能體諒母親的身不由己。

吳蘇英管理餐廳一向賞罰分明,圖為尾牙員工摸彩。(大三元酒樓提供)
吳蘇英管理餐廳一向賞罰分明,圖為尾牙員工摸彩。(大三元酒樓提供)

1987年吳蘇英退休,由邱靜惠當家做主,但仍需繳房租給婆婆,吳蘇英到98歲過世前,每天都會下樓巡頭看尾。

邱靜惠每年只休大年初一,賺到生意卻失去親情,送3名子女到英國、日本、美國留學,自己卻抽不出身前往探視。孩子學成歸國後,為修補空缺斷裂的親子關係,她不奢求子女返家接班,10多年來投資上億元贊助兒女創業。為此,她還自責地說:「有一好沒二好,小時候沒照顧孩子,想說如果錢可以解決就付了吧!誰知其實是害了孩子。」

吳蘇英晚年子女多不在身邊,多數時候是媳婦邱靜惠陪在身旁。(大三元酒樓提供)
吳蘇英晚年子女多不在身邊,多數時候是媳婦邱靜惠陪在身旁。(大三元酒樓提供)

儘管家事令她傷神,但邱靜惠傳承婆婆的幹練,1996、1998年陸續在陽明山玄門藝術中心和中山北路六段開設分店,全盛時期3間店月入1400萬元,直到2003年才因租約到期,結束分店。

大三元總店則歷經金融商圈移轉、1995年衡陽路大火,使原本就沒落的商圈更顯蕭條,SARS期間因鄰近和平醫院,生意近乎腰斬。

大三元酒樓販售正宗粵菜,從大菜上湯龍蝦意麵、招牌海鮮焗木瓜、鮮茄大生鮑到百元港點,使用大量海鮮入菜。
大三元酒樓販售正宗粵菜,從大菜上湯龍蝦意麵、招牌海鮮焗木瓜、鮮茄大生鮑到百元港點,使用大量海鮮入菜。
翡翠瑤柱羹由廚房師傅每日現做,湯鮮味美。(150元/人)
翡翠瑤柱羹由廚房師傅每日現做,湯鮮味美。(150元/人)
除現做港點也是餐廳招牌料理,芝麻烤燒餅(前排右1)獲得《米其林》手冊點名推薦。(芝麻烤燒餅105元/份)
除現做港點也是餐廳招牌料理,芝麻烤燒餅(前排右1)獲得《米其林》手冊點名推薦。(芝麻烤燒餅105元/份)

「不能開源只好節流,客人一走立刻關燈、關冷氣,每個月也能省萬元電費。」但不管餐廳是否有賺錢,邱靜惠都堅持給員工的年終獎金不能少,不少廚師班底追隨她長達20餘年。

受婆婆影響,邱靜惠習慣飯後親自問候客人,延續老店濃濃人情味。
受婆婆影響,邱靜惠習慣飯後親自問候客人,延續老店濃濃人情味。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