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王均峰 陳俊銘    影音|陳岳威 朱昱弼

釀酒是科學與藝術的結合,段淵傑、宋培弘與葉奕辰3人都信奉「1萬小時定律」(1萬小時的練習,是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常熬夜釀酒,宋培弘透露:「找不出時間練習時,我會在清晨4點起床,花5小時完成醣化、煮沸、冷卻,酒液注入發酵槽後,轉身狂奔出門上班。」

段淵傑則除了睡覺時間,1天至少花16小時在鑽研釀酒、研究國外最新趨勢。他說:「我不是一個很聰明,也不是一個很厲害的人,但我深信,人生只要成就一件事情就夠了。」

將麥汁加溫到大約60至70度,高溫可使麥芽本身含有的澱粉轉化為醣。
將麥汁加溫到大約60至70度,高溫可使麥芽本身含有的澱粉轉化為醣。
啤酒花除了是啤酒苦味與香氣來源之一,也可達到抗菌效果,投入後須再次加入煮沸。
啤酒花除了是啤酒苦味與香氣來源之一,也可達到抗菌效果,投入後須再次加入煮沸。

看似隨性不羈的段淵傑,以藍領釀酒師職業為傲,即使出席國際賽事頒獎典禮,他都以T恤、拖鞋示人,唯有在釀酒廠會慎重換上室內專屬工作鞋,他說:「釀酒對我來說是很神聖的事,畢竟我經過家庭革命、多少人唱衰,才爭取到這份工作!」

酵母會將醣化後的麥汁轉化為酒精。
酵母會將醣化後的麥汁轉化為酒精。
發酵的過程中,需要數次的取樣品飲,確保風味符合釀酒師預期。
發酵的過程中,需要數次的取樣品飲,確保風味符合釀酒師預期。

段淵傑生在公務員家庭,大學必修被當,延畢閒得發慌的他,進入北台灣麥酒廠當工讀生,進而立志以此為業。退伍後,父母期待他考公務員,但他抵死不從,又懶得多解釋,竟「騙」說要去澳洲遊學,實則流浪澳洲各酒廠,「我不知道自己會待多久,打工存款有限,所以凡事只能省,過得有點像苦行僧的生活。」

家人期待段淵傑考公務人員,一心想成為釀酒師的他「騙」說要到澳洲遊學,實則流浪各酒廠參觀。(啤酒頭釀造提供)
家人期待段淵傑考公務人員,一心想成為釀酒師的他「騙」說要到澳洲遊學,實則流浪各酒廠參觀。(啤酒頭釀造提供)
澳洲酒廠參觀之旅打開段淵傑的眼界,更加篤定要成為釀酒師。(啤酒頭釀造提供)
澳洲酒廠參觀之旅打開段淵傑的眼界,更加篤定要成為釀酒師。(啤酒頭釀造提供)

澳洲物價高,他每天吃便宜又高熱量的花生充飢,有次想夜宿火車站,半夜被警察趕出來,「再幾個小時就天亮了,去住旅館不划算,我跑去網咖,肚子餓又捨不得點餐,從背包裡翻到一根胡蘿蔔止飢!」極少搭車,多靠徒步移動,住宿也刻意挑有供早餐的青年旅館,靠吃超多吐司撐一整天,2個月只花4萬元生活費,所有錢留在參觀酒廠、買酒喝。

為確保啤酒出廠品質,裝箱前段淵傑會逐一檢查。
為確保啤酒出廠品質,裝箱前段淵傑會逐一檢查。
隨性不羈的段淵傑,以藍領釀酒師職業為傲,即使出席國際賽事頒獎典禮,他都以T恤、拖鞋示人。(啤酒頭釀造提供)
隨性不羈的段淵傑,以藍領釀酒師職業為傲,即使出席國際賽事頒獎典禮,他都以T恤、拖鞋示人。(啤酒頭釀造提供)

2009年5月,段淵傑接到北台灣麥酒廠負責人溫國立E-mail,告知酒廠可以「22K」方案增聘一人,他才結束澳洲流浪之旅,返台後從基層學徒做起。「釀酒沒有大家想得那麼浪漫,它有太多體力活,剛開始甚至接觸不到酒,都在做清潔的工作!」爬上爬下檢查醣化狀態,鍋爐的蒸騰熱氣讓段淵傑的T恤整天呈現溼透狀態,「我就是賭這個行業總有一天會發光發熱。」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