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王均峰 陳俊銘    影音|陳岳威 朱昱弼

啤酒頭釀造創辦人宋培弘、段淵傑與葉奕辰橫跨六、七、八年級3世代,釀酒是彼此的共通語言,老大哥宋培弘直言:「很多創業家都說要獨資事業,合夥生意難做,最後一定是吵架翻臉收場,但仔細回想,我們3人從沒吵過架,不論個性或擅長的東西都不一樣,遇到想法不同時就各退一步!」

精釀啤酒種類多元,3人各有所長,唯獨對「1萬小時定律」(1萬小時的練習,是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深信不疑,堅持將技術本位做到位。心痛文化創意產業近年淪為炒短線負面代名詞,宋培弘透露,早在創業前6、7年,3人皆累積上百次釀酒實戰經驗,是啤酒頭能用小資本圓創業夢的關鍵能量。

「我們3人釀的酒會有一點不一樣!我喜歡釀美系啤酒,像是『大暑』,凸顯啤酒花的香氣,阿傑(段淵傑)比較隨興,他擅長比利時系啤酒,看重的是酵母產生的魔法,葉奕辰喜歡挑戰各種極限運動,他釀很多特殊實驗類型啤酒,像是泡橡木桶、酸啤酒等。」宋培弘分析3人在釀酒上的風格偏好,正因為各有專精,讓啤酒頭能翻玩多樣化精釀啤酒,為市場注入一股新意。

宋培弘(左)與葉奕辰(右)除了享受喝酒的快感,也會試圖鑽研拆解背後的釀造原料與方法。
宋培弘(左)與葉奕辰(右)除了享受喝酒的快感,也會試圖鑽研拆解背後的釀造原料與方法。
創業維艱,養不起行銷業務,工程師背景的宋培弘自行經營臉書粉絲團,傳達每一款酒的初衷
創業維艱,養不起行銷業務,工程師背景的宋培弘自行經營臉書粉絲團,傳達每一款酒的初衷

3人中唯一有商業釀酒經驗的段淵傑,2014年曾以「經典八」「雪藏白」2支比利時啤酒,代表北台灣麥酒廠摘下亞洲啤酒大賽金牌、銀牌,他強調:「這個工作其實很特別,因為它牽扯到很多領域,你要懂一些機械、化學、原物料,累積對技術的掌握能力。」他也是帶領團隊從自釀跨入商業釀造的核心人物。

段淵傑負責釀酒等廠務工作,他雖已是獲獎連連的金牌釀酒師,仍自己開堆高機疊貨。
段淵傑負責釀酒等廠務工作,他雖已是獲獎連連的金牌釀酒師,仍自己開堆高機疊貨。

「在家裡自釀20公升,跟酒廠一批要釀2噸,絕不是把所有酵母、麥芽、啤酒花都放大100倍,要考慮的變數更多!」宋培弘舉例,發酵槽要投啤酒花做冷泡,過程中不可攪動,「20公升自釀可以靠自然擴散,但2噸發酵槽你用同樣做法穩死,味道完全出不來,阿傑最清楚中間的差距,這也是他最厲害的地方。」

啤酒頭的產品銷售通路多元,台北大稻埕的Mikkeller Taipei米凱樂啤酒吧引進「大暑」、「穀雨」和「春分」3款啤酒。
啤酒頭的產品銷售通路多元,台北大稻埕的Mikkeller Taipei米凱樂啤酒吧引進「大暑」、「穀雨」和「春分」3款啤酒。

今年才27歲的葉奕辰,從大學就立志要創業做啤酒,但實際投入後,他笑說:「單純釀酒跟以此為業、開公司真的是兩回事,要處理的雜事太多了!」他是3人中唯一的正職,負責洽談跨業聯名專案,初期還得充當業務,包辦出貨、收款工作。

葉奕辰(左2)大學時期就立志創業做啤酒,經營啤酒頭之餘,也不忘投入自釀協會活動,圖為擔任第7屆自釀啤酒賽評審。
葉奕辰(左2)大學時期就立志創業做啤酒,經營啤酒頭之餘,也不忘投入自釀協會活動,圖為擔任第7屆自釀啤酒賽評審。

白天是繪圖晶片大廠資深工程師的宋培弘自嘲:「我們跟柯P一樣,每天都靠LINE聯絡,我白天還是認真的上班,下班後的時間都花在啤酒頭,被太太念說是奈米顧家,幾乎沒多餘時間心力照顧小孩。」談起啤酒眼睛就發亮,宋培弘表示,希望啤酒頭出廠的每一款啤酒都能做到內外皆美,既能在國際比賽中發光發熱,在酒標設計包裝上,也做到讓人喝完捨不得丟,當作酒櫃裡的另類蒐藏品。

「希望界定自己的品牌形象是比較軟性的,我們在做這個事業,並不是一定要贏過別人,或把競爭對手打得滿頭包!我一直在想,我們總有辦法找到可以把東西做好的利基市場,讓更多人願意進到這個產業,一起把精釀啤酒產業做大。」即使啤酒頭已在精釀界擁有一定聲量,3人不忘共好初衷,持續投入推廣自釀活動,讓更多人愛上精釀啤酒的美好滋味。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